台海新闻网

刚发招聘广告次日便被注销 昙花一现的私募终归尘土

  

此外,宏基交易所承诺的20万元奖学金也被怀疑被毁。据媒体报道,宏创始人黄惠琴于去年3月26日向母校厦门大学捐款20万元,设立“宏奖学金”。据报道,“宏基奖学金”实际由宏基管理,基金收益(即每年15,000元)用于厦门管理大学旅游与酒店管理系的奖学金。该部门前5名学生每人可获得3000元。每年3月1日之前,宏将资金转入厦门大学教育基金会的银行账户。据悉,这一举动除了回馈母校外,还是为了庆祝宏财富成立五周年。

3

有早期出现问题的迹象

值得注意的是,这次取消的17个私人配售中的许多都受到监管措施的约束。

例如,今年3月20日,湖北证监局向绿谷资产管理湖北有限公司发出警告信。具体而言,该公司有7起违规行为,其中包括超过法定单一私募股权基金的投资者数量。天花板;向不合格的投资者筹集资金;为投资者提供最低回报;不披露有关投资者的重要信息;内在财产与基金财产混合并从事投资活动;部分资金相关文件存放不当;一些基金申报信息不准确。

此外,根据中国基金会的资料,黑龙江新创股权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于2018年8月27日由黑龙江证监局采取纠正措施。该机构也被标记为异常机构,因为它没有按要求执行产品更新或重大事件更新2次或更多次。

上述17个机构的异常情况将进入资本市场诚信档案数据库。因此,中国基金会提醒投资者继续关注私募基金经理的诚信和合规,做出谨慎的基金投资决策,并通过基金合同中约定的争议解决机制和相关法律渠道维护其合法权益。

自今年年初以来,该协会共取消了8批异常经营机构,共计212个,远远超过因失业而被取消的三批机构(共145个)。 “协会将继续坚持'扶持优秀与穷人'的基本方针,不断完善私募股权基金行业诚信信息记录的积累机制,促进行业合规健康发展。”

该协会将主动审查和取消一些不正常的商业私人配售,这也将对其他经理产生威慑作用。业内人士认为,加速洗牌将促进私募股权行业的健康发展。 “进入壁垒的收紧将使整个行业进入并退出并保持活力。强制取消或自然消除一些机构将使该行业更加专业化和促进行业是适者生存。“

陈志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