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海新闻网

文学艺术的用武之地

?

讲述故事,传达灵魂

文学艺术的运用(走向高峰的道路)

姜子龙

核心阅读

几十年前,一些作家认为“讲故事的小说”落后了,他们故意破坏故事,甚至抛弃故事。几十年后,故事不仅过时,而且更引人注目,更富有,更多样化,而那些放弃故事的人的创作正变得越来越无人问津。事实证明,小说不可能没有故事,小说的魅力在于故事

对故事的偏爱是对人类的深刻需求,是人类生活中不可或缺的“必需品”。特别是,社会发展正在迅速发生变化。除了在紧张的生活中工作和生活之外,人们还需要释放自己的感受并在故事中解决他们的想法。这是文学艺术发挥作用的地方。创作者最大的技巧就是讲故事,最大的困境是缺乏好故事

通过言语,人类的本质力量可以被客观化,灵魂的花朵可以被培养。言语可以超越现实生活,超越人,文化和文化之间的差距,在灵魂中产生共鸣。

人类对故事的需求永远不会得到满足

曾经有一段时间人们担心文学的边缘化。作家格拉斯说,文学正在从公共生活中退缩。人们之所以有这样的论点,是因为这部小说从故事中“退缩”了。一些作家认为“故事小说”已经落后,所以他们故意打破故事,甚至放弃故事,如何写作如何写作,以及在哪里写作。他们的尝试不能说没有探索价值,但是时尚之后的许多作品变得“不稳定”,文字嘈杂,有些依靠聪明才能写出“点”,小爱,小鸡,破碎的狗,即使有夸张,怪诞和自掏腰包的表演,我也无法用“致命的诱惑”组织一个完整的故事。这本小说已被阅读了几次,人们不知道它是什么,不仅没有意义,而且毫无意义,使读者迷失方向。

几十年后,故事不仅过时,而且更重要,更丰富多样。创作者使用各种艺术形式和艺术手段尽一切可能将人们带入故事王国。人们关心。事实证明,小说不可能没有故事。小说的魅力在于故事。这不是小说的边缘化,而是放弃讲故事的小说的边缘化。

人类沉迷于故事和故事为人们提供食物。人类的诞生,社会的变迁,农业,狩猎,建筑,移民,砍伐森林,兴衰,生死,悲欢,爱与恨,都在故事中。从那以后,人类留下了许多世代遗忘的故事。盘古打开了大地,女人们打开了大地,弓箭射向了太阳。在讲述故事时,祖先为我们树立了榜样。经典是故事,神话是故事,历史是故事,人类渴望故事,对故事的需求永远不会满足。在地球上的每一天,我都不知道创造和传播了多少故事。书籍,报纸,音乐,戏剧,电视电影和网络小说都充满了故事。每个人都花了很多时间在他们的生活中的故事.难怪有人说故事艺术是文化的主要力量。文化的演变离不开诚实而有力的故事。

“活着讲故事”

什么是艺术?艺术沉迷于故事的仪式中,释放故事中的生活情感,思考生活的秩序,思考生命的真谛,从而实现一种理解,情感和意义。对故事的偏爱是对人类的深刻需求,是人类生活中不可或缺的“必需品”。特别是,社会发展正在迅速发生变化。除了在紧张的生活中工作和生活之外,人们还需要释放自己的感受并在故事中解决他们的想法。这是文学艺术发挥作用的地方。创作者最大的技巧就是讲一个好故事。最大的困境是缺乏好故事。如果你没有好的故事和强制写作,你怎能不感到无聊?

想想托尔斯泰的修辞:生活就是讲故事!编剧罗伯特麦吉说,一位作家在撰写故事时精力充沛。昆德拉将这部小说分为三类。叙事,描绘,思考,哪部小说没有故事?它只不过是故事的表达方式和结构方式。自中国四大名着经典诞生以来,它们已被改编成数百部歌剧作品。在戏剧界,有“三国演义”,“水剧”和“红房剧”。故事的密度和经典的叙述使人们惊叹不已。即使替代品像《变形记》,主角格雷戈里早上醒来,突然发现自己变成了一只大甲虫。这不是故事吗?这部小说之所以成为经典之作,与这个故事的影响是分不开的。不仅是需要故事的叙事小说。所谓的思想小说也必须有一个血统和框架来构筑这一堆东西,不是无国界的,而是一个伟大的。这个血与框架实际上是一个故事。故事是小说叙事的框架,是观念的载体,并为描述提供支持。如果没有一篮子故事,就无法将角色,情节和精神投入其中。这不是一部小说。

事实上,过去几年流行的网络片段以最经济的方式回应了人们对故事的需求。智能手机出现后,人们阅读故事或阅读新闻会更方便。这个故事不仅可以发明成小说,电影和戏剧,还可以以各种形式发明,让人们永远不会忘记它;故事还具有形象,生动和安静的优点,比新闻更有趣。小说家的使命是将今天的新闻和过去的历史升华为故事。问题是,当有大量信息时,作家如何在今天找到自己的故事?如何把握社会脉搏?

从事创作,“愚蠢”也是一种礼物

线时,我必须面对观众并观察观众的情绪。观众将沉浸其中,随着故事的发展,会有笑声和笑声。因此,当有经验的作家写作时,他必须将自己分成两半,一半是演员,另一半是观众。

每个人都有年轻时阅读小说的感觉。这个故事就像一个“魔术”,将观众的心脏与创作者的心灵联系起来。古人认为音乐和舞蹈具有与天地沟通的神奇力量。当这些词语被仓颉的话创造出来时,这些词语成为“众神之笔”的原因在于人的本质能够通过文字来操纵,而灵魂的花朵则被培养出来。现实生活,超越人,文化和文化之间的差距,在灵魂中产生共鸣。好故事遍布世界各地,优秀的文学通过故事渗透到不同的人,形成公共阅读和改变社会生活。与此同时,艺术创作也有一个严格的规律:“大规模消除无声”。大量的作品缺乏“硬核”的故事,虽然它看起来非常生动,研讨会上有很多好东西,生命的终结是生命的终结。只有通过讲述一个好故事,小说才能从小圈子中走出来,成为人们共享的精神财富。

故事写作是一种方法。金圣叹用两个词来概括他的写作天赋:“素材”和“切”。 “材料”是你的材料,掌握了什么样的材料; “剪裁”是定制和构建故事的能力。我想说“物质”和“削减”都很重要,但许多作家缺乏两种准备和能力,而是一种“愚蠢”的天赋。

对于创作者来说,“愚蠢”有时候是一种天赋,必须有一种信念和坚持“活就是讲故事”,才能不断走出生活的舒适圈子,深入挖掘浩瀚的现实,始终在发现的道路上,在创造的道路上。在司马迁撰写《史记》之前,他几乎超越了他必须写的重要地方。苏东坡说,他出生在黄州,惠州和漳州,他最好的作品是在这三个地方被选中时写的。李白,杜甫,柳宗元,刘禹锡,王长岭,王阳明都是行走派系,无论是躲避战争,还是俯瞰其他地方,还是积极走山河,走进他们的文坛。白俄罗斯作家阿列克谢耶维奇采访了30多个国家的数百人撰写文章。这个故事根深蒂固。这些故事以纪录片文学的形式影响了世界上许多读者。美国作家爱默生有一种说法,他可以环游世界,世界是谁。这一举动很愚蠢,但并没有被打破。

今天,当写一个低门槛时,经验往往是财富,而差异往往是一个优势。散步是防止灵魂麻木的灵丹妙药。走路会有冒险,遇到陌生的人,遇到奇怪的事情,李宇说,“陌生的一面有奇怪的东西”,奇怪并不陌生,但新鲜,独特,知道这件事的经验和经验。步行的另一个好处是激发和保持对世界的好奇心和生活中的新鲜感。在行走中,保持灵魂的精力充沛,故事可以在人的心中成长,以拥有“新材料”和“独创性”,为读者提供独特的文学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