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海新闻网

反腐败,互联网行业面对的一场“大考”

?

7月31日,百度发布了《职业道德严重违纪处理通告》,通报了12起严重违反公司职业道德委员会内部调查和处罚的案件。其中较为严重的是,上海主要客户的销售部门十堰涉嫌接受非国家工作人员的贿赂,并被警方正式刑事调查。 IDG战略运营部张伟,涉嫌接受非国家工作人员贿赂的百威营业部张伟,已经被警方正式刑事调查和刑事拘留;当地广告企业鲁帅涉嫌贪污,已经被警方正式刑事调查和刑事拘留。

在此之前的《财富》世界500强名单正式公布。在名单上列出的129家中国公司中,有四家以互联网公司为代表的“新经济”公司。其中,最引人注目的是小米集团,该集团首次入选名单,成立仅9年。然而,前一天的腐败新闻也使小米受到热议:创意部门主管赵毅向供应商询问了700万元的利益。目前,赵薇因涉嫌接受非国有工人的贿赂而被警方刑事拘留。

华为的创始人任正非一再表示,阻止公司向前发展的唯一因素就是内部腐败。他甚至说如果允许腐败发生,并且系统中不再进行任何改进和加强教育,公司将会灭绝。这是互联网行业面临的“重大考验”。

事实上,当互联网公司迅速发展时,腐败问题也随之而来。最近,互联网公司暴露了许多腐败案件。美国集团前营销总监赖某,高级经理梅某和辞职的员工卢某于7月16日在北京被朝阳警方拘留,涉嫌接受非国有工人的贿赂; 360公司黄晶知识产权部高级主管因接受多家代理商的贿赂而受到调查。

工业蝗虫普遍存在

毫无疑问,互联网公司的蓬勃发展给人们的服装,食品,住房和交通带来了深刻的变化。他们购买电子商务的衣服,外卖餐和网络车。在这场前所未有的“颠覆”中,伴随着少数互联网公司高管,他们有“真正的权力”抓住机会“拼图”,非法获利,采用不同方法,并进行翻新。

早在2011年,百度公司就成立了职业道德建设部,负责公司内部的反腐工作。自2012年以来,百度已通知近百名内部员工严重违反纪律的各部门,大多涉嫌职业职业,商业贿赂等,最轻被驱逐并严重移交司法机关。

2016年10月,“联结京东”发布《京东集团反腐败公告》,过去调查处理的10起内部腐败案件集中在实名公告上。许多员工被办公室的警察带走。

询问供应商的财产,接受代理商的贿赂是同一城市渠道部门前高级副总裁宋波和前渠道部门主管郭东的常用方法。 2018年11月,宋波,郭栋等涉嫌接受非国有工人贿赂,被海淀警方拘留。

更令人惊讶的是,优酷阿里娱乐公司前总裁杨卫东因涉嫌腐败被调查,人数超过1亿元。这已是过去七年里阿里的第六任执行官。

与此同时,Drip Net为人们带来了便利,其内部员工为自己的贿赂打开了“便利”的大门。仅在2018年,就有60多起违反腐败,欺诈和其他违法行为的行为被调查,83名违法者被解雇,其中8人因涉嫌违法行为被移交司法。

2018年12月3日,美国代表团发布生态反腐处罚公告:对内部员工,生态伙伴和社会工作者的共犯等89人进行了刑事调查,外卖渠道高级主管张某,由于公司的“高压线”被公司解雇。劳动合同。美国代表团在本公告中披露的数据也非常惊人:2018年2月至12月,美国代表团“严重案件”在业务,人力资源,风险控制,技术,IT,内部控制,内部的支持下进行了调查。审计和其他团队。违反纪律的29起案件移交公安机关查处89人。其中,有11起内部腐败和其他违法行为,涉及16名员工和14名社会人员。

“由于互联网公司正在迅速发展市场并迅速发展,它们为管理者提供了一定的力量来刺激创新。但是,在'业务保持'阶段,内部控制合规管理是不够的,执行腐败往往是不可避免的在互联网公司的发展中,'kan'必须受到高度重视。“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研究中心副主任朱熹得到了业内人士的一致认可。

巧妙地使一个名字非法获利

通过近年来暴露的腐败案件,不难发现商业贿赂是互联网公司腐败案件中最常见的案件。对于一些高管而言,这也是一个伎俩,可以伸手去做名,虚报欺诈,伪造和拦截私人积分。

件。以天猫商店的代理费为例,三年内增加了五倍。林先生是一个户外运动品牌。在正常渠道下,没有申请注册的类别的准入许可。最后,林先生给天猫内部员工10万元申请。事实上,所谓内部员工就是经营“小二”,通过收取中介费来开设不合规店铺的绿色通道,形成非法利益,高达50万元。除了录取审核,他们还可以操纵事件曝光的“坑”。每年,双十一和十二,一些商店通过购买“小二”的“坑”获得更多优先权,价格将从数千到数万到数百万不等。

外国投资过程中的商业贿赂或工作贪污和挪用比比皆是。更为知名的是2016年12月,阿里巴巴影业副总裁,淘宝票务总经理孔琦截获运营商退货案。据公开资料显示,孔琦私下刻上了支付宝和淘宝的官方印章,并以他的名义通过两家公司截获了阿里和支付宝给运营商的现金返还费用,获利高达数百万美元。

毫不奇怪,公司员工,特别是高级管理人员,使用职权来实施腐败。更重要的是,内部和外部共同欺骗老板。一些业内人士表示,在网络营销中获得回扣是一个开放的“隐藏规则”。由于与谁合作,谁使用广告,以及谁作为供应商使用,这些问题提供了腐败的温床。 2012年1月至2013年6月,北京春亭悦文化传媒有限公司与百度合作加入“百度联盟”。百度联盟发展部总经理马国林共收到管家和张总共395万元。最后,马国林被非国家工作人员接受贿赂并归还所有贿赂,被判处五年徒刑。

一些网站还披露了互联网公司员工“挖角”的方式。例如,虚假报销会议的费用;使用工作方便,要求合伙人虚报工资,并作为自己的虚假报告;伪造和欺骗公司的销售佣金,使用假商人刷订单,并欺骗公司的补贴;等待。由于获得了大量的非法利润空间,诱惑力非常强烈,很少有高管经常冒险并着手解决问题。

以同一方向治疗症状和根部

在有权力的地方,它会滋生腐败。随着互联网的发展,企业腐败的风险变得更加多样化。互联网公司逐渐从通常的“内部消化”转变为主动曝光,反腐败方式正在发生变化,反腐败步骤也没有停止。

阿里是一个早期开始反腐败的代表性企业。集团的一级部门“诚信与合规部”成立于2012年,被称为“金义威”。自该部门成立以来的八年中,一些管理人员已经被调查和提交,所有的名字都已暴露并被纳入公司的“黑名单”。包括公司前总经理淘宝居易,阿里人力资源部副总裁王凯和阿里前副总裁刘春宁.

反腐败“高压线”:故意虚假会计,收取回扣,泄露公司商业机密,与公司进行商业竞争,违法行为,查询或泄露机密和敏感信息。每位员工在就业第一天都会被告知,其中一位员工将被触及,并将被移出司法办公室。

种子对腐败同样是“零容忍”。 2017年8月,阳光诚信联盟举行了首次反腐败峰会。作为联盟成员,瓜尔齐亚与京东,腾讯,百度,沃尔玛中国,美团评论,唯品会,360,新浪微博等36家公司联合发布联合声明,共同加强企业内部腐败管理,建立联盟。企业间信息。分享机制,任何因腐败而被解雇的员工都将被联盟公司阻止。

“如果你对公司的10万元贪得无厌,即使你花了1000万元来调查和收集证据,你也应该检查一下。”听到了京东的反腐言论。

据了解,为了帮助内部反腐,京东还开辟了各种形式的举报渠道,包括“联结京东”微信公众号,反腐败报告专属电话,“联结京东”反腐官网,等,每年投入1000万元反腐奖励。特别基金。

7月17日,360创始人,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周鸿在一个朋友圈中说:“公司的一些部门有权力,不是为了客户服务,而是为了寻租工具,这完全违反了公司的基本价值观和文化,我们必须用最锋利的刀切掉这些腐烂的肉。“针对逮捕的360知识产权部高级主管黄静涉嫌收受贿赂,这也说明了公司打击腐败的坚强决心。

要控制互联网公司的腐败,有必要治愈症状,还要解决问题。只有共同努力,才能实现预期的结果。

“对于涉嫌损害公司的腐败,企业管理令,接受贿赂的非国家工作人员等,必须露头出土,不会被容忍。”西南科技大学法学院副教授廖天虎对此提出了建议。同时,只有建立健全的企业文化和管理制度和良好的社会信用体系,建立一个不敢腐烂,灭亡或想腐烂的长效机制,才能消除土壤。滋生腐败,减少腐败。 (记者邹太平通讯员万传文)

乐博士娱乐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