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海新闻网

贵阳全面取消汽车限购 京沪汽车限购“解禁”不乐观

?

9月12日,贵阳市政府宣布取消购车点名政策。贵阳成为九个省市第一个全面取消购车限制的城市。根据《中国证券报》的统计,广州,深圳,贵阳和海南已宣布放宽或放宽限购政策,但北京,上海,杭州,天津和石家庄仍未对现行限购政策进行任何调整。政策。分析人士指出,对于已实施购车限制的城市,积压的购车需求无法完全放开。这些地方可能会逐步采取措施来放宽对某些品牌的需求。

贵阳全面取消汽车购买限制

根据贵阳市政府的官方网站,9月12日,2019年9月10日,贵阳市人民政府决定废止《贵阳市小客车号牌管理暂行规定》,该决定自发布之日起生效。

就在两天前,即9月10日,贵州省发改委等9个单位联合发布了《《省发展改革委等九单位关于促进汽车消费市场持续健康发展若干政策措施的通知》》,建议将2019年贵阳市的车牌发行量增加3万多张。以2018年为基础,并根据具体情况实时取消乘用车的车牌号。

贵阳是继北京和上海之后实施汽车限购政策的第三个省市。贵阳市政府于2011年7月11日发布了《贵阳市小客车专段号牌核发管理暂行规定》(简称“规定”)。根据《规定》,贵阳新登记的乘用车分为两类。第一类是用于小型乘用车的特殊车牌,它可以进入所有道路。车牌上有每月2,000辆车的配额管理系统。第二类是禁止普通车牌进入第一环路内的道路(包括一条环路),并且发布的数量不受限制。

在贵阳提出限购政策时,该行业一直存在争议。截至2018年底,贵阳市总人口472万,机动车数量约140万。 “贵阳不是一线城市。与其他限制购买的城市相比,人均拥有汽车的比例不高。”一个自有品牌的高级主管告诉《中国证券报》。

今年7月,贵阳市公安交通管理局在《关于废止意见的公告》(0x9A8B)中指出,随着交通拥堵的逐步缓解,空气质量逐步改善,而不断深化的“配送服务”改革,《贵阳市小客车号牌管理暂行规定》没有存在的必要,建议取消。

一位知情人士向中国证券报透露,贵阳取消限购主要是为了优化营商环境,促进高度开放。”一方面,随着贵阳城市的发展,此前实施的双城限行政策已经无法缓解拥堵现象;另一方面,贵阳市近期也启动了高水平的对外开放,以优化营商环境,并取得牌照。板块严重动摇营商环境。“

限购政策的实施在贵阳市民中引起了一些争议。一位贵阳市民告诉中国证券报记者:“对于想办车牌的市民,还是很支持的”,不过,不少市民在接受采访时表示,贵阳不应该取消购车,因为市区道路会比较堵。

有些人笑着说:“摇号已经摇了很长时间,最后摇到了摇号。现在已经取消了。一些市民提出改善规划,提高驾驶员素质,提高罚款额,以改善交通拥堵问题。限制购买可能会在短时间内导致更多交通拥堵。

国家努力放松购车限制

2018年,汽车行业28年来首次出现负增长。自2019年以来,下降趋势一直持续。根据中国汽车工业协会的最新数据,1至8月,汽车的生产和销售分别为1593.9万辆和1610.4万辆。产销量同比分别下降12.1%和11%。

为了刺激消费,今年,国家发布了一系列文件,以促进购车“解除禁令”。

6月初,国家发展改革委、生态环境部、商务部印发了《规定》(简称“方案”)。方案要求,严禁各地出台新的汽车限购规定,已实施汽车限购的地方政府应根据城市交通拥堵、污染治理、交通需求管控效果,加快由限制购买转向引导使用,结合路段拥堵情况合理设置拥堵区域,研究探索拥堵区域内外车辆分类使用政策,原则上对拥堵区域外不予限购。不得对新能源汽车实行限行、限购,已实行的应当取消。鼓励地方对无车家庭购置首辆家用新能源汽车给予支持。

2019年8月27日,国务院办公厅印发《推动重点消费品更新升级畅通资源循环利用实施方案(2019-2020年)》(简称“意见”),提出20条稳定消费预期、提振消费信心的政策措施。意见提出:“实施汽车限购的地区要结合实际情况,探索推行逐步放宽或取消限购的具体措施。有条件的地方对购置新能源汽车给予积极支持。促进二手车流通,进一步落实全面取消二手车限迁政策,大气污染防治重点区域应允许符合用车排放标准的二手车在本省(市)内交易流通。”

数据显示,全国共有61个城市汽车保有量超过100万辆,27个城市保有量超过200万辆,8个城市保有量超过300万辆。此前实施限购政策的地区为北京、上海、广州、深圳、杭州、天津、石家庄、贵阳、海南共九省市。

除了贵阳以外,广州、深圳、海南三省市此前已分别就限购政策做出积极回应。

6月3日,广州和深圳两市率先发布新政,放宽汽车摇号和竞拍指标。其中,广州市在2019年6月至2020年12月,将增加10万个中小客车增量指标;深圳市在2019年至2020年每年将增加普通小汽车增量指标4万个。

8月30日,海南省多部门联合公布《关于加快发展流通促进商业消费的意见》,自2019年9月起,截至摇号当月,上年度同期上月废弃普通小客车增量指标,自动计入本年度当月普通小客车增量指标总量。2019年8月至12月,在原定普通小客车增量指标数量的基础上,每月适量增加普通小客车增量指标。

限购城市“解禁”不容乐观

除了已经解禁的限购城市外,北京、上海、杭州、天津、石家庄五地是否有一定程度放开限购的可能性?

中国证券报记者中秋节假期期间在天津、北京实地走访4S店时发现,中秋节看车、购车人群并未明显增多。

“今年一直有放开限购的声音传出,但到目前为止没有接到任何通知。”天津某合资汽车品牌店销售顾问告诉中国证券报记者,“原来市场好的时候,燃油车车牌竞价拍一块要4、5万元,现在2万元就能拍下来。真要买车的人也不差这两万块钱。新能源汽车又不限购,所以放开限购对我们这里的汽车销售来说也没什么太大影响。”

一位家住北京通州、上班在国贸的郭先生在接受中国证券报记者采访时认为,北京市放开限购的可能性很小。他认为,长久以来北京市存在交通拥堵、停车难的问题。“虽然汽车这两年销售下降,行业不景气,但取消限购,大家都开车上路,道路会更加拥堵。”

不菲的停车费也让一部分想买车的人却步。郭先生算了一笔账:“如果开车上班的话,在国贸附近停车的成本是每天60-100元不等,每个月工作日停车费就要1320至2200元。”

威马汽车首席数据官梅松林表示,多年来上海、北京为了缓解交通拥堵,在“环境保卫战”上积累了一定的经验;如果为了促进汽车销量而一下子放开需求,则环境污染、拥堵问题等关键指标都将受到很大影响。

乘联会秘书长崔东树在接受中国证券报记者采访时认为,对于北京、上海等已实施汽车限购的城市,此前积压了很多购车需求,不可能全部放开。“这些地方或将采取分步走的方式,像广州、深圳一样放开一部分号牌需求。”

伊维智库研究总监吴辉表示,各地未来或将出台一些实质性措施来刺激消费者购买新能源汽车,比如对新能源汽车停车、充电等方面的优惠或者免费,以及对新能源汽车指标的放松或增加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