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海新闻网

利润全靠补贴奖励,农业规模化种植成陷阱

规模农业能带来规模效益吗?在许多人的理解中,这几乎不是问题,但事实并非如此。虽然种植规模太小很难赚取太多利润,但如果种植规模太大也可能获得“虚假利润”。所谓“虚假利润”是指这些利润不是来自种植业本身,而是来自政府补贴或激励措施。

对于粮食生产来说,规模的增加往往不会增加土地的单位面积产量,而是会减少产量。中国需要发展适度规模的农业,这意味着规模越大越好。有些人热衷于大规模圈地,包括一些工商业资本,只是为了从政府那里获得更多的资源。本报记者在基层的调查也证实了这一点。

利润全靠补贴奖励,农业规模化种植成陷阱

自愿缩减规模的大家庭

夏志鹏是湖南省益阳市鹤山区的一名粮食大户。2010年,他拿出所有积蓄,与他人合作转让了1300亩土地种植水稻。"结果是第一年损失了30万元."夏志鹏说道。

夏志鹏告诉记者,在决定扩大粮食生产之前,他只是认为“规模越大,效益越高”。在最初的理解中,“大规模农业”和他的父母一样,“只不过是多了一点点面积”。

"当时,我也认为空间越大,我能得到的补贴就越多."夏志鹏承认,当时有关部门也鼓励大家走规模化道路,“200亩是起点,没有上限”。只要符合这个标准,就很有可能得到奖励。

夏志鹏还记得,对大家庭的奖励是区内一个家庭3000元,市内1万元,省内5万元。由于1300亩土地的一次性出让,他不仅成为了各级领导的检查对象,也成为了当地媒体的宠儿。他可以不时在当地电视上“露面”。

在这种背景下,鹤山区出现了几个规模超过1000亩的大型粮食农户。“说大人物都很出名,结果却很悲惨,这很有趣。”夏志鹏说他是其中之一。反思失败的原因,只有以下几点。

首先,配套设备和设施严重短缺,更不用说烘干机了。即使是旋转式耕耘机和收割机也只有一两个,没有粮仓或拖拉机路。

第二,由于面积大,现场管理混乱。到那一年的7月底,晚稻已经种在其他人的地里,他地里的大片早稻被没收。

第三,缺乏活力和管理混乱。工人们“鬼混”的现象非常普遍,“谁知道他们吃饭时坐在几桌,做事时却不出力?”夏志鹏说道。

现在,夏志鹏已经开始精耕细作,并主动将种植规模缩小到500亩。他计划用两三年时间来提高土壤肥力,稳定一群熟练工人,建立财务和管理系统,扩大销售渠道,最后为他的大米注册一个品牌。

“虚假利润”诱发扩张冲动

夏志鹏不是唯一一个自愿减少种植面积的人。在山东省章丘市秀水镇太平村,64岁的大粮食种植者张宝华也是如此。“尽管今年我的182亩小麦受到白粉病的威胁,但我仍然平均每亩收获1004公斤小麦,比前两年多收了1200公斤。”张宝华说。

张宝华的土地转让在2013年达到顶峰,达到670亩。他告诉记者:“过去,当面积很小时,管理层非常及时,我自己也能看到。后来,当我到达670亩时,我不得不雇用大量劳动力。没有补贴,我挣不了多少钱。”

张宝华说,当他耕种更少的土地时,他会集中耕种,从而获得更高的土地产量。他可以每亩获利500元。如果他耕种更多的土地,他每亩只能赚200到300元,甚至更少。许多大家庭都有同样的经历。那么他们是从哪里来扩大种植规模的呢?政府的补贴或奖励。

2013年《中央一号文件》鼓励发展新型主体后,山东对大型粮食农户进行补贴。当时,规定是对早上种植者每亩补贴230元

此外,由于与农业相关的项目也倾向于针对大家庭,许多人认为,只要他们足够大,他们就有希望挤进各种“项目笼子”,从中分一杯羹。夏志鹏告诉记者,他和他的合作伙伴已经就是稳定种植粮食还是“经营一个关系项目”进行了多次争论。

“补贴和奖励资金是一种‘虚假利润’,在规模经营后似乎能赚更多的钱,但实际上是基于政府的支持,而不是生产本身的利润。”山东财经大学农业和农村经济研究中心的王翰教授说。

事实上,有相当多的大型运营商赚取了“虚假利润”。在离张宝华不远的一个村庄,一位姓王的村民在2013年承包了400亩土地来发展农业,并在那一年成功获得了山东省大型粮食生产商的补贴。然而,2014年,由于管理不善,他每亩土地损失了70元。王翰和其他专家说,在人口多、人口少的中国,尤其是华北平原和其他地区,应该用土地产出率而不是劳动生产率来衡量大规模地块产生的效益。规模并不意味着效率,规模管理也不一定意味着规模经济。

经验表明,大规模粮食生产的产量往往低于中等规模和集约种植的产量。没有补贴或奖励,好处就不好。事实上,有鉴于此,山东、湖南等地已经调整了对大家庭的补贴政策,要么降低补贴力度,要么针对更多规模适中的家庭农场。

这无疑是一个可喜的趋势,但与此同时,仍有许多地方没有摆脱“越大越好”的惯性,仍在采取各种措施鼓励超规模经营,似乎只有这样才能显示当地农业发展的成就。

华中科技大学教授何雪峰表示,大型农业经营者或企业租金高、规模大,而相应的利润薄、风险高。政府必须为规模经营商提供政策支持和财政支持,以防止他们破产。政府增加了负担,但可能无法实现预期的结果。

许多专家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中国传统农业地区人口稠密,人均耕地较少,城市化水平不高。劳动力向第二产业和第三产业的转移并不稳定。为了给农民提供返乡就业的机会,不会造成社会稳定等问题,也不适合大规模的土地集中管理。

原山东省委农工办公室副主任刘同里表示,中国应大力发展用工少或无用工的家庭农场,种植面积从10亩以上、几十亩到100亩不等,更符合国情,让农民家庭从粮食生产中获得的收入略高于或等于外出打工的“机会成本”,从而既有利于粮食生产,也有利于农民收入。

许多专家表示,在目前的农业扶持政策中,新补贴倾向于新型主体,但这种新型主体的经营面积不应过大,数百或数千亩的经营面积难以产生示范效应。对这些群体的补贴不利于生产更多的粮食,最终只会增加财政负担。

与此同时,许多基层干部群众建议,在小农户仍然是主要粮食生产者的中国,政府应该把重点放在改善农业生产条件和促进粮食生产的便利上,例如增加基础设施和社会服务的投资,而不是盲目追求种植规模和土地流转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