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海新闻网

后贾跃亭”时代的FF 离造车梦还有多远?

?

本文摘自《未来汽车日报》(微信ID:自动计时,网站:作者李允安,有权与该消息来源联系。

贾跃亭辞任法拉第未来(FF)首席执行官后,这个家族经历了无数次曲折,并质疑了汽车的新动力,并最终再次驶向了既定的目标。

美国当地时间9月19日,在FF的第二个年度919 Futurist Day(“ 919 Futurist Day”)活动中,该公司宣布第一批FF 91型号将于明年9月交付,第一批FF 91即将交付。几百美元,价格超过20万美元。目前,FF 91已通过官方网站和官方微博打开预订,支付定金5万元人民币订购了第一批量产车“梦想伴侣版FF 91”。

在过去的几年中,贾跃亭和他的汽车痴迷梦想起伏不定,风波仍在继续。连续几次逆转,员工流失以及几次破产的融资经验最初声称,批量生产中只有FF91,而批量生产的进度几乎停滞了。许多人担心FF这次将保证批量生产。

“这次,情况将有所不同。” 9月3日被任命为FF新任首席执行官的毕富康答应。

当曾经坚持“死亡不会放弃FF的控制权”的嘉登宣布放弃时,这家拥有浓厚创始人色彩的造星汽车公司将走向“后嘉悦婷时代”。 “?

FF91晚了

近年来,低调张扬的贾跃亭很少在公众场合露面,穿着标志性的黑色T恤并向公众介绍已故的FF91。

根据官方资料,首款FF91车型定位为超高端豪华车。它将在早期阶段手工建造。基准模型是Bentley Bentayga。由于其在超高端市场的定位,首批交付量为“几百个左右”。毕富康在接受美国“ Mashable”网站的采访时表示,FF 91生产模型的零件已成形为92%,量产车将于2020年9月交付。

在这个充满未来感的日子,FF宣布将建立一个未来主义实验室(FTL),以促进FF 91的批量生产。官方信息显示,该实验室具有测试和验证小批量预生产汽车的能力。除了FF 91,FF还表示将在2021年国际消费电子展(CES)上推出第二个生产模型FF 81,它将成为基准的特斯拉ModelX。

接近FF的亲密人士此前接受了《汽车时报》(Auto-time,ID:auto-time)的采访,称汽车“在许多方面都超越了特斯拉”,特别是在汽车联网领域,这与LeTV一致。对Internet领域的关注与它有很大关系。

但问题是,汽车何时才能超过超额交付的门槛。

在2017年FF 91量产车推出之前,FF宣布它将在2018年底之前向用户交付第一批FF91。随后,FF反复陷入资本链断裂的困境,并且FF 91的交货时间反复被延迟。对于当前的FF,公司未来的关键可能是如何通过实际行动赢得公众的信任。

毕富康向新浪科技透露,FF已经购买了设备并生产了预生产的车辆,但是目前尚不在加利福尼亚州汉福德的工厂生产,并且有望在明年第三季度实现小规模生产。到2021年底,年产量将增加到10,000辆。经过后续投资,该工厂的年产量将达到100,000辆。

在毕福康看来,FF 91当前生产的最大障碍仍然是工厂基础设施,供应商关系和现金流的建设。在过去两年中,FF的财务困境已成为大规模生产所需的要素,例如处于非乐观状态的基础设施和现金流。目前,改善这些情况是FF团队的方向。

《未来汽车日报》获悉,FF目前在全球拥有近600名员工,FF中国在北京,上海和广州的分支机构在招聘过程中拥有106个职位,其中大部分集中在研发和供应链中。

毕福康在接受《 Mashable》采访时说:“ FF的最大缺点是执行能力。 “这是我可以带来一些经验和知识的地方。”

“以计划的方式走出困境”

根据毕富康的说法,FF正在努力为零件供应商提供财务担保,并在缺乏现金储备的情况下寻求美国投资者的支持。

关于最新的融资和IPO计划,FF表示,该公司希望在成功融资后的9个月内实现FF 91的批量生产交付,并将在融资完成后的12-15个月内完成IPO。 FF当前的融资需求已从最初的20亿美元下降至8.5亿美元。

毕福康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对FF目前的融资状况表示乐观。他表示,在其加入FF后,有诸多投资人主动联系FF,“情况已经有了很大改变”。

据FF官方透露,目前FF的资金仍可以维系运转几个月,目前公司已大幅削减开支,“有计划地走出困境”。毕福康称,“我们之前通过抵押贷款筹集了一些资金,此外,我们正在推进股权融资。”

FF方面也对与九城的合作情况作出披露:“FF和九城达成了在中国组建合资公司的协议。九城承诺要投资最多6亿美元资金到合资公司中,现在还在筹集资金中。此前,九城已支付了一笔关于中国合资项目的先期保证金。”

此前,毕福康表示,FF在洛杉矶也有部分地产,FF的知识产权也可以用于抵押贷款,目前FF的电池电机等专利技术价值数十亿美元。

9月初,FF对公司进行了组织架构调整,“为公司找到了明确方向”。目前来看,这次组织架构调整明显提振了FF内部士气。毕福康透露,此前从FF离职的部分员工也在Linkedin和微信上联系他,询问能否重新回到FF。

对于贾跃亭辞去CEO一职,毕福康向媒体透露,贾跃亭已不再参与公司的融资事务。“他知道自己有很多不足,在管理和运营方面存在着短板。知道自己的缺陷,让出管理位置,为公司着想,这是负责任的表现,我对他抱有很高尊重。”毕福康告诉腾讯新闻,他喜欢这个“有担当、可靠”的人。他甚至觉得,加入FF将是其“职业生涯的最后一站”。

据FF介绍,当前贾跃亭担任首席产品和用户官(CPUO),主要负责车联网、车内娱乐交互等功能的用户体验升级。毕福康认为,贾跃亭不懂车,但是足够了解用户运营,他与贾跃亭的分工是“完美的组合”。此外,当前贾跃亭所持有的FF的股份已进行股权融资以偿还其个人债务。

“老贾在这条路上付出了6年,付出了个人的所有信誉,哪怕最后毫毛不剩,他也无怨无悔。谁都不知道自己的明天会不会更惨,但不管多惨,我们都会努力到最后。”FF内部人士告诉未来汽车日报,“我觉得在临门一脚踢进去之前,还是要保持低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