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海新闻网

二程的“万物有对”思想

将“阴阳”升华为“必须正确”的辩证法的第二次旅程,是对古代辩证思维的重大贡献。从《易经》“一阴一阳”的第二次旅程是“挖掘一切都不对”的方式,天地万物正是因为反对的存在,促进了一切的发展和变化。的东西。承昊说:“天地万物都没有理由。这是自然的,没有安排。每天晚上,思考,不知道手的舞蹈,脚的舞蹈。 “ (《二程集》121页)当程澄意识到天上和地球上的一切都与它有关时,他忍不住快乐地跳舞。他还说:“一切都不对,一个阴阳一个,一个善恶一个,阳龙邪恶,良好的成长是坏的。四里也把它推得很远?人们只需要知道这个耳朵。 “0x9A8B] 123页)程浩对此问题有同样的理解。他说:“天地之间有权利。有阴阳,善有恶。绅士的脾气经常停止。绅士,但六角绅士统治,六点恶棍混乱,七点绅士是大智,七点小人处于混乱状态。“ (《二程集》161)从自然的阴阳到人类社会的善良邪恶是相对的,这表明万物的一切都是对立的。正是矛盾与矛盾的相互转化促进了自然与人类社会的发展与进步。

对所有事物的双向思考开辟了人们对自然和对社会理解的理解的新境界。道路是什么?自然法和社会法是什么?《二程集》说“一阴一阳就是道路”意味着阴阳之间的对立和转变是自然规律和社会发展。就自然而言,阴阳,高低,大小,黑与白都是成对的;自然是阴阳的对立和变革,已经成就了一切。想象一下,如果大自然纯粹是白昼,或纯粹的夜晚,一切都无法成长。如果高低之间没有差距,那么就没有潜在的能量,河流也不会流动,水力也不会。就社会而言,善与恶,善与恶,绅士与反派,忠诚与叛徒是成对的。社会不可能纯粹是一个好人,也不可能是一个纯洁的人。正是在好人和坏人之间的斗争中,它促进了社会的进步和文明的进步。在现代社会治理中,两次旅行中的两件事对我们没有想法,也为我们提供了有用的哲学思考。人民对富裕的追求与生产力的发展之间的差距已经成为一种对抗和不平衡。追求平衡,追求共同繁荣,促进了社会进步。同样,由于人们的勤奋和智慧,存在差距和对抗。这种差距作为一个个体,将形成追赶的动力,从而促进社会的发展;试图缩小差距,取消反对派,追求共同繁荣而没有差别将导致共同贫困。这是我们经历的教训。当然,差距不应该太大。当贫富差距过大时,也会影响人们的积极性,造成社会不稳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