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海新闻网

养猪业如何步入良性发展轨道

养猪是一个科学有效的产业,但也是一个高投资、高风险的产业。岳阳县是湖南省14个全国生猪百强县和37个享受国家奖励的生猪大转移县之一。然而,自今年1月以来,全县生猪价格一直在“无休止地下降”,达到2011年以来的新低。农民遭受了严重的损失,严重影响了县域经济的发展。为了探索如何有效应对“生猪周期”,促进全县生猪产业健康发展,县物价局近日组织价格成本调查和监测人员,对今年上半年全县10户农户(1户大型、3户中型、6户小型)、县定点屠宰场、县畜牧统计部门等进行生猪开发养殖成本效益调查。情况表明,存栏生猪数量、断栏生猪数量和平均体重均有所增加,养殖成本刚性上升,收购价格持续下降,养殖损失同比翻了一番。

1。形势概述(1)生猪存栏数、存栏数和平均体重增加“今年6月底,全县存栏81万头,分别比去年12月底的80.62万头和去年6月底的88.66万头增加了0.5%和0.2%。今年1月至6月,全县共屠宰生猪75.26万头,比去年同期73万头增长3.1%。在调查的9个中小家庭中,截至6月底,共有1117个家庭,比同期的610个家庭增加了83%。今年1月至6月,9户家庭共上市510户,同比增长41.7%。一个大规模家庭:截至6月底,共有9878名户主,比一年前的9905名户主减少了0.3%。今年1月至6月,共释放9,920人,同比增长0.9%。受今年市场供过于求的影响,一些生猪经销商和屠宰公司纷纷提高收购门槛,不仅挑选优质猪,还拒绝接受110公斤以下甚至125公斤以下的猪,使肥猪的屠宰重量平均增加4.3%。

(2)养殖成本刚性增长

被调查的三类农户人均总成本为1897.27元,比去年同期的1816.91元增长80.36元,增幅为4.4%。中型企业人均总成本为1861.24元,比去年同期的1742.77元增长118.47元,增幅为6.8%。人均大规模平均总成本为1711.39元,比去年同期的1626元增长了85.39元,增幅为5.3%。成本增加有三个主要原因。首先,作为饲料主要成分的玉米和豆粕价格以及一些饲料价格已经上涨。目前,2800元/吨玉米和4000元/吨豆粕分别比去年同期的2700元/吨玉米和3850元/吨豆粕上涨3.7%和3.9%。“宏宇”饲料成本3500元/吨,比去年同期3300元/吨增长6.1%。其次,劳动力成本继续上升。目前,大多数农村劳动力外出工作,导致农村劳动力短缺和养猪户工资急剧上涨。根据成本调查,日工资从去年的80元/天上涨到今年的90元/天,涨幅为12.5%,与实际工资涨幅相差甚远。第三,收购门槛的提高,即市场上肥猪平均体重的增加,直接增加了饲养时间,并在一定程度上增加了饲养成本。

(3)购买价格持续下降。

根据生猪定点价格监测数据,上半年全县生猪收购价格逐月与去年同期进行对比。有关详细信息,请参考《附表》中第(1)、(2)和(3)行中列出的带有“序列号”的数据。附表:

2014年1-6月全县生猪(良种)、猪肉(瘦肉)零售价格及购销差价和销售环节差价率对照表

关于养猪业如何步入良性发展轨道的探讨

今年1月至6月,市场平均价格为每500克5.93元,比去年同期的7.05元下降了15.9%。今年上半年的6个月里,4月份的最低价格为5.07元,比去年4月份的6.10元(恰好是去年的最低价格)下降了16.9%。5月份最高价格为6.63元,去年5月份接近6.67元,但较去年上半年最高价格1月份的8.63元下降了23.2%。今年生猪价格持续下跌的根本原因是市场供给超过需求。随着去年下半年生猪价格的上涨,农民普遍积极填充市场,尤其是大中型农户批量增加,导致去年年底至今年1-2月的供应量大幅增加。此外,今年大型加工企业进口猪肉,国家采购和储存库存投放市场,进一步增加供应。然而,中央政府的“八大条例”和“反四风”大大减少了猪肉的集中采购,酒店和餐馆的需求也有所萎缩。此外,家庭消费,随着生活水平的提高,城乡居民的肉食结构发生了很大变化。家畜、家禽、水产品和野生动物消耗低脂肪的比例正在增加,而猪肉消耗的比例正在显着下降。此外,生猪交易商提高了购买门槛,市场上猪肉零售价格居高不下,影响了生猪的正常销售,使已经低迷的生猪市场“雪上加霜”。

(4)农业损失同比增加一倍

今年上半年,大规模家庭人均损失342.89元,比去年同期的180元增加163元,增加90.6%。中等家庭平均每人损失256.34元,比去年同期增加133.9元和109.4%。小农户平均亏损443.72元,同比增长223.64元和101.6%。与去年同期相比,三口之家遭受的损失金额和程度基本上平均翻了一番。

2。问题分析

(1)市场风险增加。自1985年国家取消生猪流通和收购,放开市场以来,生猪价格经历了明显的周期性波动。按照生猪价格从最低点到最高点为一个周期,经历了八次大的周期性波动。它们是1985-1991年、1991-1996年、1996-2000年、2000-2003年、2003-2006年、2006-2009年、2009-2012年和2012年至今。在上个世纪,这一周期相对较长,一般持续5-8年,本世纪有缩短到3-4年的趋势。从高峰期开始,1985年、1988年、1995年、1997年、2001年、2004年、2007年和2011年是高效益年。本轮周期已进入2012年以来的低点,生猪价格一直在下跌。就在市场预期价格的底部已经基本确定的时候,生猪价格已经反复出现。有人说养猪越来越不规范了。例如,从每年5月到6月,生猪价格普遍较低,10月份较高,春节后有一个上涨期。然而,人们没有意识到,2013年和2014年春节后,生猪价格跌幅甚至更大。岳阳县去年上半年和今年上半年生猪价格的下降恰恰反映了这一意想不到的情况。由于去年上半年市场平均价格降至7.05元/500克,猪粮价格比为5.21: 1,处于“黄色预警区”。到今年上半年,市场平均价格进一步下跌至5.93元/500克,猪粮价格比为4.43: 1,属于“红色预警区”。盛奇畜牧有限公司养殖场负责人杨洋(Yang Yang)表示,他从事生猪养殖业已有10多年,曾多次遭遇生猪价格下跌。然而,这是他第一次遭遇如此持久的衰退,而且这种衰退没有显示出任何明显的改善迹象。对他这样规模的农场来说,每50公斤生猪的生产成本超过740元,市场上每头猪的平均损失超过340元。市场风险太大。

(2)成本刚性难以控制。今年上半年,玉米和豆粕价格以及“宏宇”饲料价格分别比去年同期上涨。的价格

(3)“笑在中间,喊在两端”。这句话生动地说明了当前“生猪市场不景气”的情况。猪肉销售商(中间环节)将生猪生产者(农民)和消费者(居民)联系在一起。目前的问题是中间环节的差价太大,收入太大,所以被称为“中间微笑”。然而,在生产部门,有一个严重的问题是“猪便宜,伤害农民”,在消费部门,有一个问题是“肉贵,伤害人民”。这两个人在激烈地抱怨,所以他们被称为“两个脑袋在呼唤”。我们已经分析了“猪便宜又伤人”的问题,然后我们再分析“肉贵又伤人”的问题。这里所说的“肉贵民伤”并不意味着今年的肉价肯定比去年高,而是说居民没有真正感受到今年猪肉价格下跌带来的市场价格相应下跌的好处。

1。肉类价格的下降明显小于猪肉价格的下降。今年上半年,全县新鲜猪肉(瘦肉)零售价格逐月变化。请参考《附表》中第(4)、(5)和(6)行中列出的带有“序列号”的数据。今年1-6月份的平均肉价与去年同期的平均肉价相比仅下降了5.7%,而今年1-6月份的平均猪价与去年同期的平均猪价相比下降了15.9%,肉价下降幅度小于猪价下降10.2个百分点。

2。销售环节中采购和销售之间的价格差异(差异率)显着增加。[销售环节猪肉收购价格与生猪收购价格的差额(差价率),以下简称“生猪收购价格与生猪收购价格的差额或差价率”)。关于2014年1月至6月与去年同期的购销差价(差价率)的比较,请参考《附表》第(7)至(12)行“序号”中所列数据。其中,2014年1月至6月,平均购销差价为5.19元,购销差价率为87.5%,相比2013年同期购销差价为4.74元,购销差价率为67.2%,购销差价增加0.45元,购销差价率增加(扩大)20.3个百分点。

3。县城生猪屠宰业:生猪摊贩和屠宰者有较大的利益空间。岳阳县城关镇只有一家指定的农业屠宰场(机械化),是由县商务局管理的国有企业。目前的运作模式主要是实行“四统一”:统一提供屠宰加工服务,统一屠宰检疫,统一克伦特罗检测,统一征收屠宰过程中规定的税费。过去两年,每年屠宰量超过2万头,今年1月至6月屠宰了1万660头,比去年同期的1万400头增加了2.5%。从2013年9月1日起,统一征收的税费将从57元改为56元。其中:地方税16元,检疫费4元,瘦肉精检验1元,屠宰加工服务费32元,屠宰管理费3元。目前,生猪屠宰交易的主要运作模式和流程如下:生猪经销商购买生猪,并运送到指定屠宰场的猪圈存放;生猪交易商和屠宰场在生猪屠宰前到屠宰场的猪圈,根据每头生猪的质量协商白肉批发价;屠宰场在凌晨3: 30上班去杀猪;生猪交易商和屠宰场结算交易时,猪头不归生猪交易商统计和所有,猪内脏和猪脚不归屠宰场统计和所有;屠宰场向生猪经销商征收必要的税款;屠宰场把批准的白肉和付费产品送到市场摊位零售。接下来,让我们来看看5月26日屠宰场卖猪人和屠夫的经营情况,当时他们交易了一只毛重100公斤的猪。当时,猪的平均购买价格是每公斤13元,而白肉的批发价

(一)在市场监管中发挥决定性作用,但仍需完善必要的政府监管。近年来,国家对养猪给予了更多的支持。养猪的规模已经从小投资者转变为大投资者。在城市和农村地区,农民也从简单的农民发展成为多样化的投资者。农民和风暴的增加导致产能过剩和供应过剩。这只能通过对这只无形之手的市场监管、自由竞争、适者生存和逐步平衡供需来实现。此时,政府绝不能鼓励新的规模和反向干预市场。政府及相关部门应引导市场主体由数量扩张向质量提升转变,着力推进产业管理和科技创新,着力提高标准化和生态养殖水平,增强可持续发展竞争力。今后,政府决策部门一方面要准确预测,把握采购入库时机,制定灵活有效的采购入库计划,准确全面地研究和判断气象、畜牧、统计、价格等部门的相关数据,及时发现市场迹象和趋势,应对各种突发事件,避免价格跌入谷底后低效的采购入库操作。另一方面,国家不能单纯依靠采购和仓储来调节市场,还应该在提高生猪质量的前提下尽可能满足国内企业的需求,并适当控制进口,努力扩大出口,促进生猪养殖业的良性循环发展。

(2)加强各部门职能联动,创新市场化服务体系和机制。建议财政、商务、畜牧、统计、银行、物价、环保、宣传等部门不仅要各司其职,还要统筹合作,创新生猪产业健康发展的市场化服务体系和机制。1.面向政策和公众舆论的服务。在进一步落实和完善大县奖励转移、标准化猪场建设、生猪保险、良种补贴等政策的同时,加大宣传引导力度,稳定生产。有关部门不仅要引导农民保持可繁殖母猪数量,防止恐慌屠宰,还要引导农民合理调整生产结构,充分利用低价时期,淘汰劣质母猪,更换优质母猪,优化猪群结构。与此同时,也有必要防止农民认为,在短期内急剧下降将导致急剧上升和盲目扩张,从而导致恶性循环。2.市场信息服务。畜牧部门应当坚持和完善育种信息发布系统,准确及时地发布股票、市场、销售量和生产发展预测等数据信息和预警信息。商务部提高了屠宰企业的批发(出厂价)、市场零售价格、定点屠宰量、疾病和死猪无害化处理。价格部门及时发布生猪生产成本效益、生猪和仔猪价格、玉米批发价格、生猪购销价格预测和预警信息。3、养殖技术和防疫技术服务。畜牧部门将组织专业技术力量下乡进一步培训,加强现场指导,强化责任分工和责任制,强化防控绩效奖惩机制。4.市场监管服务。商务、价格、工商、技术监督、环境保护等部门应当加强屠宰行业管理、生产环境保护管理和市场管理。重点打击垄断市场、垄断价格、垄断市场、打击生产销售假冒伪劣饲料、打击生产销售防治生猪疾病的假冒伪劣药品、打击销售死猪等行为,清理整顿生猪定点屠宰和流通环节税费

(3)科学成本控制,促进大规模标准化和生态化。控制成本绝不是简单而直接的成本降低。通过科学合理的必要投入,实现高质量的产出,是对成本的根本控制或降低。1.根据调查家庭,大中型家庭养猪成本明显低于小型和休闲家庭。因此,适度规模养殖是节约成本的途径之一。2.在选择饲料时,价格越低越好。相反,强调合理的性价比,主要是在饲料功效、环境保护和安全方面,从而反映成本控制的程度。3.对于强势农民,我们将推动建立“农民对农民”和“农民对农民”的联系,实现农民自我再生产、自我支持和自我营销的“协调过程”,减少中间环节,节约整体成本,提高利润率。4.发展生态养殖模式。根据地形和地理条件,发展“猪沼果(蔬菜、粮食)”和“猪沼鱼”等综合利用养殖模式,资源循环利用,自然改善生态环境,自主防控疫病,提高综合效益。5.创建特色品牌。保持养猪业长期稳定发展的关键在于提高质量和成本控制。为了提高质量,我们必须付出更多的代价。通过付出更多必要的成本,提高猪肉质量,努力打造优质的地方特色品牌猪肉,可以实现优质、高价、高效。

(4)深化生猪市场研究,合理调整购销利益分配。1.建议省物价局明确合理地规范生猪购销利益政策。鉴于各市场猪肉购销差价(差价率)比较普遍或不同程度超过正常水平,省物价局可在进一步调查的基础上,发布“合理销售,控制毛白差价率”政策规范性文件,即在继续对生猪收购价格实行市场调节价的基础上, 暂适用市场生猪实际平均收购价格,正常涨幅不得超过60%(当市场收购价格升至14-16元/公斤时,正常涨幅不得超过55%; 当采购价格反弹至16元/公斤以上时,顺佳不得超过购销差价率(毛、白差价率)的50%,以确定市场上一体式白肉的零售价格;定点屠宰场的厂(批发)价按确定的市场零售价格每公斤减2元确定。为了合理减少销售环节中的异常利润空间,稳定肉类市场价格。2.建议县政府明确商务部加强屠宰市场管理,督促和引导定点屠宰场承担严格执行“合理售猪肉”政策、稳定猪肉市场价格的责任。明确废除目前生猪经销商和屠宰场垄断猪肉批次和零价格的经营模式。相反,指定屠宰场指定一个责任心强的人负责详细登记猪的来源、目的地、购买价格、批发价、零售价、数量和质量,并建立账簿。根据政策负责白肉的批发(出厂价)和零售价格;并负责日常批发(出厂价)和零售价格的宣传,做好对生猪经销商、肉店的宣传和解释工作。3.建议县政府进一步降低屠宰的税费标准。一是根据湖南省物价局(2014)28号文件精神,屠宰场管理费项目(3元/头)将及时取消。二是根据省政府湘物价局(2008)9号文件关于“继续清理生猪生产和屠宰加工中不合理税费”的精神,地方税收标准将下调至10元左右,使税收整体征收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