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海新闻网

情深几何,许一个无悔的誓言

  02:01:11老陈谈情

小船被摇动以突破浅层时间。这就像是过去的过去,在细细的黄色小溪中观看,并在梦中画出熟悉的外表。如果转世时间过长,而且被时间和空间所遗忘,那么城市的爱情怎能被香味化呢?这些年过去了,无数次。花儿在尘土中绽放,在风中挥之不去,世界的梦想,淡红色的尘埃,但与世界分离的旧感觉。感受深层几何,发誓无怨无悔;高山和长长的海水,你是我生命中最美丽的诗歌,我是你永远不会改变的手表。你说,我希望打破江丰钓火,希望穿上红尘和悲伤,走过千里山千里,陪我一起看长河水。我说,我想看看我生活中的风景,作为雕像代表你,看看山川,等待佛陀穿越!在一千次,我不能成为我自己,所以我在你的世界里如此深刻。

在千禧年轮回,在过去的生活中,谁用了几千年的爱的泪水埋葬了我?淡淡的红色,泪水,微弱的梦想是你深深的爱。堕落的记忆,滴在梦中,现在酒醒在哪里?杨柳岸,小凤残月。一滴泪水,相思的两面。我是你过去生活的红脸。在地平线尽头,在灯光的角落,你能等我吗?在梦想结束时。在海的另一边,我们能否达成协议,我们已经在世界上诞生了?通过成千上万的山川和水域,在四季中,数千次回头使用成千上万的浓郁心灵的柔情,在心底保持一片多年的宁静之美,惊呆了。多年的流,一个风景。一瞥秋天的水,微风,一朵花,长久的思想,长长的相思。一次会议,一个充满思想的世界。一个美丽的花朵,一个苦涩的爱情,通过本季的长廊,变成一个温暖和芬芳的香,每天早晨和黄昏迷人,美丽的指尖岁月,温暖的细腻的心脏,陶醉安静的夜晚的梦想就像一个水的香味。

多年的变迁,过去的事件有多少像烟雾,岁月的变化,以及这个城市有多少故事。回想千年来的尘埃,灵魂在孤独的手指上悲伤。从伤口中消失,痛苦渗透到千禧年的记忆中。正念,这些年来已经雕刻出浅而深的疤痕。致力于生活的温柔和诗意,我突然回头看,他仍然想念空旷的城市,苦苦等待着。回顾垂死的岁月的沧桑,把思绪包裹在尘埃中,转世多年,醉了一千年,静静地等待着。红尘螨,心中无声。浓浓的烟雾,长时间不肯驱散,那些回忆,如果雪花飘飘,融化在心里。月光城的想法仍然在中国。时间在水面上,一瞥,仍然在天空中。这个季节已经破坏了过去的轻浮,并经历了成千上万的风帆,并与云水禅重聚。轻微的微风,如果在荷花池弯曲月光。一朵花的喜悦,温暖了孤独的岁月,多少千里的水,温暖和光明,讲述了不老的传说。

寂寞的地平线,悲伤,但无法掩盖岁月的斑驳岁月,悲惨的岁月,染成难忘的河流。多年来描绘的昔日旧时代的梦想现在变得温暖多年,在记忆中变成了盛开的花朵。我使用了三代人的感受,精细的破碎的话语,并写了一季又一季。相思的泪水。使用笑声而不是悲伤,与垂死的人一起创作音乐,并在这些年里和你一起玩。当你记得成为晨露时,你是我生命中最美好的回忆。

过去有预约,花朵放在另一边。在这一生中,他们穿过红色的尘土,摇动一片叶船,突破浅水时间,摇曳着过去的水面,看着细细的黄色小溪,在梦中找到熟悉的外表。如果转世时间过长,而且被时间和空间所遗忘,那么城市的爱情怎能被香味化呢?这些年过去了,无数次。花儿在尘土中绽放,在风中挥之不去,世界的梦想,淡红色的尘埃,但与世界分离的旧感觉。感受深层几何,发誓无怨无悔;高山和长长的海水,你是我生命中最美丽的诗歌,我是你永远不会改变的手表。你说,我希望打破江丰钓火,希望穿上红尘和悲伤,走过千里山千里,陪我一起看长河水。我说,我想看看我生活中的风景,作为雕像代表你,看看山川,等待佛陀穿越!在一千次,我不能成为我自己,所以我在你的世界里如此深刻。

在千禧年轮回,在过去的生活中,谁用了几千年的爱的泪水埋葬了我?淡淡的红色,泪水,微弱的梦想是你深深的爱。堕落的记忆,滴在梦中,现在酒醒在哪里?杨柳岸,小凤残月。一滴泪水,相思的两面。我是你过去生活的红脸。在地平线尽头,在灯光的角落,你能等我吗?在梦想结束时。在海的另一边,我们能否达成协议,我们已经在世界上诞生了?通过成千上万的山川和水域,在四季中,数千次回头使用成千上万的浓郁心灵的柔情,在心底保持一片多年的宁静之美,惊呆了。多年的流,一个风景。一瞥秋天的水,微风,一朵花,长久的思想,长长的相思。一次会议,一个充满思想的世界。一个美丽的花朵,一个苦涩的爱情,通过本季的长廊,变成一个温暖和芬芳的香,每天早晨和黄昏迷人,美丽的指尖岁月,温暖的细腻的心脏,陶醉安静的夜晚的梦想就像一个水的香味。

多年的变迁,过去的事件有多少像烟雾,岁月的变化,以及这个城市有多少故事。回想千年来的尘埃,灵魂在孤独的手指上悲伤。从伤口中消失,痛苦渗透到千禧年的记忆中。正念,这些年来已经雕刻出浅而深的疤痕。致力于生活的温柔和诗意,我突然回头看,他仍然想念空旷的城市,苦苦等待着。回顾垂死的岁月的沧桑,把思绪包裹在尘埃中,转世多年,醉了一千年,静静地等待着。红尘螨,心中无声。浓浓的烟雾,长时间不肯驱散,那些回忆,如果雪花飘飘,融化在心里。月光城的想法仍然在中国。时间在水面上,一瞥,仍然在天空中。这个季节已经破坏了过去的轻浮,并经历了成千上万的风帆,并与云水禅重聚。轻微的微风,如果在荷花池弯曲月光。一朵花的喜悦,温暖了孤独的岁月,多少千里的水,温暖和光明,讲述了不老的传说。

寂寞的地平线,悲伤,但无法掩盖岁月的斑驳岁月,悲惨的岁月,染成难忘的河流。多年来描绘的昔日旧时代的梦想现在变得温暖多年,在记忆中变成了盛开的花朵。我使用了三代人的感受,精细的破碎的话语,并写了一季又一季。相思的泪水。使用笑声而不是悲伤,与垂死的人一起创作音乐,并在这些年里和你一起玩。当你记得成为晨露时,你是我生命中最美好的回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