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海新闻网

小红书被“折叠” 爱美的猪猪女孩们去哪?|小红书

?

小红书被“折叠”,美丽的猪女孩在哪里?

中国新闻周刊

这本小红书六年来已经“红了”

现在用户,品牌和他们自己都遇到了麻烦

这本一直流畅光滑的小红书今年遇到了“槛”。

7月30日,小红树APP被取消,覆盖所有Android应用商店;不久前,小红树5月内部的政策调整已被数万名KOL退市,平台在动荡中变得艰难。

制作一个平台让它赚钱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内容不再是“像花一样美丽”

截至发稿时,潜在用户无法再访问Apple Store外的应用程序,下载的用户仍然可以使用它。多方新闻表明,小红树将在不久的将来从平台上移除,恢复上架的时间尚不清楚。

Android应用程序商店中不再提供551e-iaqfzyv9188816.png

关于这一不引人注目的事件,人们普遍认为这是由于其内容违规造成的。 8月1日凌晨,小红树公司在官方微博上发布了关于在主要应用市场发布APP的声明。对车站内容进行了全面调查整改,深入自查和自我纠正,积极配合有关部门推进互联网的发展。优化和改善环境。

fe48-iaqfzyv9188850.png小红树官方回应

小红树公关回应“中国新闻周刊”,称有关“无限期下架”的传言并非属实,APP将在整改完成后重新启动。

频繁的新闻频频出现,指向小红树平台的混乱。

就在货架上的前一天(7月29日),媒体曝光了一个黑色的医疗产业链,围绕着小红皮书平台上的微塑料项目:大量文章公开出售“人类胎盘”,“粉末毒药” ,“绿色毒药”等国家非法药物,引导用户到这些缺乏正式资格的医疗机构做注射或自行注射非法药物。今年4月,小红树也受到了涉及法律法规的烟草营销的惩罚。

据业内人士声称知情人士透露,小红树是由于大量酒店分享笔记“女性”,而一些似乎分享酒店体验经验的内容实际上会导致色情内容。与此同时,还有人声称因非法访问用户隐私。

今年3月,有媒体曝光。小红皮书平台有一个灰色的产业链,通过写假货和人工草赚取利润。这些与普通用户共享笔记,并成为内容的一部分。之后,小红树说他会为这种行为“吹头”和“零容忍”。

这本小红书处于两难境地。

一方面,小红树社区的发展依赖于其“分权”逻辑。 UGC(用户制作的)内容占据了高达70%的内容,可以吸引许多用户不断贡献丰富多样的内容;同时,必须对平台操作进行控制和审计,否则损坏平台为时已晚。

“几年前,小红树仍然是正常的安利。现在全是软文。广告太多,豪华房子和豪华轿车太多了。这些都是夸张的内容。”用户邓宇吐槽,虚假笔记,无节制的群发广告等问题尚未解决,简单的红皮书不再简单透明,严重影响了用户体验。

a698-iaqfzyv9188884.png

4710-iaqfzyv9188911.png图/微博

今年5月,小红树启动了“品牌合作伙伴计划”,限制用户私下放置广告,以清理和纠正平台混乱。超过10,000名不合格的KOL发现,严格的资格和处罚背后,小红树给出的规则不明确,但由于曝光涉及算法和交通分配等核心产品问题,小红树没有给出明确的解释。

拥有2万名粉丝的“生存”人士告诉“中国新闻周刊”,新规定要求KOL与该平台指定的MCN机构签订合同。订单不仅要10%,还要超过100,000。许多小型红皮书用户报告称,即使他们自己的原始笔记有时也会被标记为无法发布的广告。

业内分析人士认为,小红皮书如此强大,一方面是为了挽救平台爆发的信任危机,通过增加进入壁垒来提高人民素质,并要求他们创造更多真实有价值的内容;另一方面,小红皮书的目的是加强博主的商业化控制,并为平台腾出时间。

谁会“赚钱养家”?

截至2019年5月,小红树的用户数达到2.5亿,月用户数达到8500万,这是一个巨大的“金矿”。然而,小红树的运营商从来没有制定明确的商业游戏规则,但他们不是自己。

从微博,Vibrato和Quick Hands等类似内容平台的角度来看,广告和电子商务是目前比较成熟的商业模式。但每次公众谈论利润时,小红树都会提出一个模糊的概念。创始人严芳曾表示,未来的模式不能简单地绘制或委托。 “如何帮助企业找到与消费者的联系,这是内部商业化的方向。”

小红树曾经想走电子商务的道路,随着市场的转型,从跨境电子商务到社交电子商务,再到当前的内容电子商务,但这些尝试还没有最终打开。

2014年8月,小红树推出电子商务栏目“福利会”,选择完全以商业模式运作,涵盖选择,采购,仓储,海关和客户服务的全过程。由于起步较晚,小红树在供应链,渠道,物流等方面并不完善。电子商务运营能力不能支持当前的用户量,而且每个环节的控制也略显薄弱。这些问题最终导致平台被用户反复抱怨假货和糟糕的客户服务。

“可以看看这本小红书然后买它。我不敢买它。这是真的与否。”用户Bai表示,在小红的书中种草的大多数用户都转过身去了其他地方。草地。” “中国新闻周刊”了解到,2018年小红书自营电子商务100亿元GMV的目标尚未完成,未实现盈利。一些电子商务分析师认为,很难实现小红树的电子商务实现,因为构建电子商务平台的基本成本难以弥补。

在2018年中期,萧红树的对外宣传不再强调电子商务,而是反复重申“生活方式共享社区”。这种变化自然符合业务战略的调整。

今年,小红树通过一系列密集行动,加快了对实现道路的探索。 2月,原电子商务部门升级为“品牌”部门,推出雅诗兰黛和欧莱雅等品牌; 3月,“小红店”进行了测试,这款社交电子商务产品依托微信applet,试图分享回扣的方式是快速裂变。

该品牌合作伙伴计划于5月推出,小红书建立了官方交易平台,并与KOL和MCN机构达成一致机制。依靠广告来实现它的想法清晰可见。然而,这场动荡也损害了品牌方对平台稳定性的期望。上述KOL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它收到了品牌方面的通知,该平台暂停了几个代言。

资本方的消息不是很乐观。上个月,小红树发出了5亿美元的新一轮融资并冲刺了60亿美元的估值。这名官员立即回答说“这个消息并不属实”; 4月有消息称小红皮书将迎来10亿美元的融资后估值将达到80亿美元并且也被拒绝。

小红树已经获得4轮近4亿美元的融资。去年D轮完成后,小红树的价值达到了30亿美元。萧红树投资人,GGV管理合伙人纪元浩也表示估值“仍在上升”。

去年4月,严芳在接受采访时首次表示,上市计划“预计将在未来两到三年内进行首次公开募股”。有了这样的逻辑,小红树必须迅速扩大社区规模,增加用户数和入驻品牌,依靠大头广告的收入,交出预期的应用。

但是这本小红书的时间已经不多了。过去两年出现的内容平台,如颤音,快速,已经关闭了电力供应的循环;淘宝直播,蘑菇街等电子商务平台也利用直播内容吸引用户“植草”,不断转移和切断小红树和商家的用户。

这本小红书六年来一直是“红色”,现在用户,品牌,包括他们自己都陷入困境。

主编:王亚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