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海新闻网

好未来集团的好日子结束了? 运营成本增加监管趋严

?

从利润9年到亏损5000万“好未来”如何“赢”未来?

文:赵铮

经过9年的持续盈利,Good Future Group(TAL.N)首次亏损,该行业发呆。

几天前,Good Future Group(以下简称Good Future)公布了2020财年第一季度财务报告(截至2019年5月31日)。财报显示,第一季度营收为7.028亿美元(约合48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27.6%。 %,低于市场预期;归属于公司的净亏损为730万美元(约合人民币5036万元),去年同期净利润为6680万美元(约合4.6亿元人民币),由盈利亏损,这是好未来集团上市的9年来首次亏损;非美国会计准则净利润(不包括股权激励费)为1880万美元(约合人民币1.3亿元),同比下降77%。

在本季度财报发布之前,未来股价今年已上涨44.3%。从股价表现的角度看,它似乎已经脱离了去年短期的阴影。由于盈利表现急剧下滑,市场反应也非常迅速:上一日发布的财务报告下跌超过9%,较前一交易日收盘时下跌37美元,最低跌至34.1美元。《商学院》记者就未来集团公共关系部就2020年第一季度财务报告丢失的原因,增长放缓的原因以及相关监管政策的影响发出了访谈信。在截止日期之前未收到任何回复。

离线培训受监管和运营成本的显着提高

从表面上看,未来良好的亏损与收入增长的下降有一定的关系。第一季度,未来良好收入为7.028亿美元,同比增长27.6%,而去年同期为71%。收入增长的下降确实影响了利润的表现。

然而,从业务构成的角度来看,78%的未来收入是由线下课程创建的,如雪思,利布英语和莫比思维馆,特别是学习和思考,占未来总收入的60%以上。然而,第一季度离线培训的收入增长率仅为20%,学习和思维收入的增长率仅为10%。这是第一季度整体收入整体下滑的主要因素。可以说,学习和学习带来的收入增长放缓拖累了未来的整体业绩增长。

学习和思考的收入增长下降实际上并未在2020财年第一季度显示出来,而是连续几个季度的增长下降和份额下降的趋势。其背后的原因与学习中心的网点数量下降有关。在2018财政年度第一季度之后,学习中心的数量增长很少。在2019年第一季度,学习中心的数量仅增加了10个。截至2019年3月,学习中心的数量为676个,分布在56个国内大中城市。

在此背后,它与去年教育部发布的离线培训机构的持续监管政策有关。

2018年2月,教育部等四个部门联合发布了《关于切实减轻中小学生课外负担开展校外培训机构专项治理行动的通知》《通知》的核心管理任务:中小学生培训机构必须取得学校执照。同时,建立黑白名单制度,县级教育行政部门率先建立《白名单》,公布了校外培训机构的非恶行为清单,并建立了《黑名单》公布一份具有潜在安全隐患,不合格和不良行为的校外培训机构名单。

2018年10月,教育部办公厅发布《关于全国校外培训机构专项治理行动整改工作进展情况的通报》,共安排400,532个校外培训机构,整顿问题机构。核心问题是教师资格和费用问题。例如,对于离线培训机构,学生一次只能获得长达三个月的学费。

TMT Research副首席分析师,TMT Research首席研究员肖明表示,教育部已针对校外培训机构,教师资格,教师资格和费用颁布了多项监管政策。培训中心有明确的要求,导致短期内对主要培训机构进行整改的成本显着增加。作为培训行业的领导者,一个美好的未来肯定是受影响最大的。

肖明亮认为,行业门槛的提高是必然的发展趋势。培训机构必须以法律合规为基础开展教学活动。过去,由于需要进一步的学习和就业,培训行业已经涌入了大量不平衡的机构,无论是在安全还是教学质量上都得不到保证。如今,政府层面的严格监管肯定会增加现有机构的规范成本,行业将进入发展痛苦时期。

美好的未来在财务报告中表示,由于政策的原因,校外培训机构不得收取超过三个月的学费。从2019年3月到5月,公司的递延收益减少了27.1%。再加上不合规培训中心的成本增加以及搬迁,改造等,未来,在收入增长下降的情况下,运营成本大幅增加,导致第一季度亏损到2020年。

在线代理监管越来越好。未来的美好日子过去了吗?

虽然未来线下课程的培训正在放缓,但在线课程正在高速增长,但增长成本也很高。

2010年学校和学校正式成立后,未来将继续推进在线教育。在2018年夏天,我将来第一次推广学校并思考学校。去年学校和学校的整体推广费用高达10亿元人民币,导致2018年6月至8月的未来销售和市场开支达到159%至1.5%。数十亿美元,这一强有力的推广策略已延长至2019年。

、广角、电视剧的标题。可以说,针对目标受众进行了全面的广告轰炸。整个夏天的广告费用估计超过几亿元。

未来对网络学校的高投入确实会带来企业的快速增长。根据2019财年第四季度的业绩,从收入结构来看,学校的业务占17%,第一季度的9%的份额翻了一番。从收入增长来看,2019财年第四季度,在线学校业务增长率高达204%。网上学校业务收入增长强劲,在校学生比例显著提高到39%。

同时随着网上学校业务的快速增长,其推广和营销费用也大幅增加。据国家黄金证券研究所统计,2014-2017财年,良好的未来销售费用率基本稳定在12%,但2017财年后,销售费用率大幅上升。在过去的2018和2019财年,良好的未来销售和营销费用甚至以一定的速度增长,并在一段时间内保持了较高的增长率。

然而,随着线下培训市场逐步收紧,在线培训机构也逐渐加强。2018年11月26日,教育部和国家市场监督局办公厅联合起草了《关于健全校外培训机构专项治理整改若干工作机制的通知》要求在线培训机构遵守线下整改政策,必须在网站上公布教师资格。证书编号。

半年多后的7月15日,教育部等6个部门联合下发了《关于规范校外线上培训的实施意见》(以下简称《实施意见》)。这是国家一级校外在线培训实施意见。《实施意见》要求,学科知识培训人员应具有教师资格;网络教育机构每次收费不得超过3个月或60学时;网络教育机构应在2019年10月31日前提交相关材料备案。

《实施意见》首次明确了网络教育机构的合规性、课程收费和课程持续时间、教师资格、用户数据等环节。例如,校外在线培训机构已经获得了ICP备案、网络安全等级保护等级和备案。证书、等级评定报告后,向所在地省级教育行政部门报送有关材料,并申请备案。

在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行业资深人士看来,自去年年初以来,教育部继续实施一系列监管政策,这些政策影响了许多学习和思考培训课程。主要的“奥运课堂”不再是以商业为中心,在监管压力下,很难继续学习原有的课程模式;但是,随着《实施意见》的引进,它将对快速成长的学习和思维网络学校产生巨大的影响。d充电方式有限。教师资格的要求将增加学校和学校的运营成本,并对其在线业务的现金流施加压力。

因此,随着教育部对线下培训机构和在线培训机构监管力度的加大,无论是未来良好的线下培训业务,还是处于下行趋势,都是高速增长,但投资额不断增加。时间。这将产生影响,基本上不可能在未来几个季度继续保持持续快速的增长。

霍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