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海新闻网

李绅:写下《悯农·锄禾》,却为官酷暴,百姓畏之如虎

  锄禾日当午,汗滴禾下土。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春种一粒粟,秋收万颗子。四海无闲田,农夫犹饿死。《悯农》诗两首是唐代诗人李绅早年作品,生动地描绘了农民艰辛劳作的情景,体现了诗人对于劳苦农民的深切同情以及对社会现实的严重不满。然而,令人大跌眼镜的是,诗作者李绅后来却成了一代酷吏,为官酷暴,百姓畏之如虎。

  对于大部分人而言,《悯农》都是再熟悉不过的唐诗之一。短短五言诗,诗人悲天悯人的情怀跃然纸上。闭目轻吟,脑中便会不自觉地浮现出一派诗人迎风而立,神思宽悯的景象。多少人下意识认为,这位诗人当了官,定是一代贤臣。终于,李绅累官至宰相,却成了一代酷吏。

  

  先说说李绅与《悯农》的故事。李绅是县令之子,幼年丧父,由母亲抚养长大,直至三十五岁时才中进士。青年李绅因目睹农民终日劳作而不得温饱,颇为同情及愤慨,有感而发,而创作出了千古传诵的《悯农》诗两首,其中的“四海无闲田,农夫犹饿死”、“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等名句流传甚广,李绅由此被誉为悯农诗人。

  

  李绅的仕途并非一帆风顺。中进士后,李绅先是任国子监助教,后离京入节度使李幕府。李叛乱,李绅不从,被捕直至李琦死才放出。后再度入京累官到翰林学士,卷入著名的“牛李党争”,为李党重要人物,升任户部侍郎。李党失势,被贬为端州司马,李党再次得势后又被启用。后平步青云,公元840年入京拜为宰相,846年病逝于扬州。

  

  青年时的李绅忧国忧民,然而发迹后却渐渐骄奢起来。《云溪友议》中记载了大量李绅的负面做派。李绅发迹前,常到一个叫李元将的人家中作客,以“叔叔”称之。然而李绅发迹后面对李元将却十分冷漠傲慢,李元将巴结他,主动降低辈分,乃至于自称为“孙子”,李绅才勉强接受。

  李绅曾有一姓崔的友人,与李绅为同科进士,崔担任巡官时路过李绅辖地,其家仆和市民争夺,李绅将市民与家仆一并处死,而后抓捕崔巡官,询问既是旧识,为何不来拜见。崔巡官叩头谢罪,李绅还是将其问罪打了20杖。时人对李绅杖打旧友,使族叔自称“孙子”一事颇多议论。

  

  李绅为官对百姓颇为暴虐,当地百姓畏惧他而逃跑。下属告诉他本地百姓逃亡一事。李绅却不以为然:“你见过用手捧麦子吗?饱满的颗粒总是在下面,那些秕糠随风而去,这事不必报来。”一位写下《悯农》这等忧国忧民诗句的人却将逃走的百姓喻为秕糠而置之不理,转变之大,令人瞠目结舌。

  

  青年时代的李绅能写下《悯农》这样的诗篇,能发奋考取进士,毫无疑问也曾是一位有理想、有抱负的上进青年。遗憾的是,官场名利的诱惑腐蚀了他的心灵,一代悯农诗人竟堕落成了酷吏。人总是容易看清别人而看不清自己,习惯于待人以严却又宽于律己。李绅的经历及转变发人深省,身处诱惑重重的当今社会,我们更应当时刻坚守本心,严于律己才是。

  锄禾日当午,汗滴禾下土。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春种一粒粟,秋收万颗子。四海无闲田,农夫犹饿死。《悯农》诗两首是唐代诗人李绅早年作品,生动地描绘了农民艰辛劳作的情景,体现了诗人对于劳苦农民的深切同情以及对社会现实的严重不满。然而,令人大跌眼镜的是,诗作者李绅后来却成了一代酷吏,为官酷暴,百姓畏之如虎。

  对于大部分人而言,《悯农》都是再熟悉不过的唐诗之一。短短五言诗,诗人悲天悯人的情怀跃然纸上。闭目轻吟,脑中便会不自觉地浮现出一派诗人迎风而立,神思宽悯的景象。多少人下意识认为,这位诗人当了官,定是一代贤臣。终于,李绅累官至宰相,却成了一代酷吏。

  

  先说说李绅与《悯农》的故事。李绅是县令之子,幼年丧父,由母亲抚养长大,直至三十五岁时才中进士。青年李绅因目睹农民终日劳作而不得温饱,颇为同情及愤慨,有感而发,而创作出了千古传诵的《悯农》诗两首,其中的“四海无闲田,农夫犹饿死”、“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等名句流传甚广,李绅由此被誉为悯农诗人。

  

  李绅的仕途并非一帆风顺。中进士后,李绅先是任国子监助教,后离京入节度使李幕府。李叛乱,李绅不从,被捕直至李琦死才放出。后再度入京累官到翰林学士,卷入著名的“牛李党争”,为李党重要人物,升任户部侍郎。李党失势,被贬为端州司马,李党再次得势后又被启用。后平步青云,公元840年入京拜为宰相,846年病逝于扬州。

  

  青年时的李绅忧国忧民,然而发迹后却渐渐骄奢起来。《云溪友议》中记载了大量李绅的负面做派。李绅发迹前,常到一个叫李元将的人家中作客,以“叔叔”称之。然而李绅发迹后面对李元将却十分冷漠傲慢,李元将巴结他,主动降低辈分,乃至于自称为“孙子”,李绅才勉强接受。

  李绅曾有一姓崔的友人,与李绅为同科进士,崔担任巡官时路过李绅辖地,其家仆和市民争夺,李绅将市民与家仆一并处死,而后抓捕崔巡官,询问既是旧识,为何不来拜见。崔巡官叩头谢罪,李绅还是将其问罪打了20杖。时人对李绅杖打旧友,使族叔自称“孙子”一事颇多议论。

  

  李绅为官对百姓颇为暴虐,当地百姓畏惧他而逃跑。下属告诉他本地百姓逃亡一事。李绅却不以为然:“你见过用手捧麦子吗?饱满的颗粒总是在下面,那些秕糠随风而去,这事不必报来。”一位写下《悯农》这等忧国忧民诗句的人却将逃走的百姓喻为秕糠而置之不理,转变之大,令人瞠目结舌。

  

  青年时代的李绅能写下《悯农》这样的诗篇,能发奋考取进士,毫无疑问也曾是一位有理想、有抱负的上进青年。遗憾的是,官场名利的诱惑腐蚀了他的心灵,一代悯农诗人竟堕落成了酷吏。人总是容易看清别人而看不清自己,习惯于待人以严却又宽于律己。李绅的经历及转变发人深省,身处诱惑重重的当今社会,我们更应当时刻坚守本心,严于律己才是。

达到当天最大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