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海新闻网

“牛散”欧阳雪初落幕 百万本金炒作中青宝

?

“牛三”欧阳学初在清宝以百万美元的投机收场

时代周刊上海记者宁鹏

它以“欧阳学初”的名字而闻名,以“杨学初”的名字结束。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发行的一张纸票,使安静的资本市场的著名资本欧阳学初,再次进入了公众的视线。

欧阳学初作为证券市场的早期人物之一,参与了秦岭水泥、桐城控股、天一科技、银河动力等股票的投机活动,被誉为“湖南第一村”。

随着中国证监会近期发行的高发行量股票,著名的牛帆可能会彻底告别资本市场。根据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官网的官方处罚信息,杨学初因涉嫌中青宝(深圳)内幕交易被罚款近4亿元。

“隐形人”欧阳学初

《中国证监会行政处罚决定书》显示,杨学初1962年7月出生,现居长沙。他的妹妹是欧阳美美。结合市场公共信息,上述信息指向牛三欧阳学初,曾被誉为“湖南第一村”。

《泰晤士报》周刊记者注意到,欧阳学初很少在公众场合露面,他的职业生涯也很少留下痕迹。天岳超信息显示,欧阳学初是北京天意汇融投资管理有限公司风险控制委员会副主席,根据履历,欧阳学初拥有湖南财经大学学士学位。曾在深圳天清投资、财富证券、桐城控股、湖南日报等机构工作。他成功投资于天一科技、华天大酒店和桐城控股。利源新材料、银河动力等企业。但是,作业信息现在已被删除。

资本市场上有许多传说,但幸存下来的却不多。无论是德隆还是后来的“私养兄弟”徐翔,经过短暂的荣光,只留下了一根鸡毛。与资本市场上的其他人相比,欧阳学初更热衷于“隐名工作”。

时代周刊记者梳理了中青报前十大股东的数据。结果发现,欧阳学初在中青堡的经营是“看不见的”,涉及的14个账户从未出现在前十大流动股东名单中。如果不是交易所持有的大数据,公共信息无法追踪欧阳学楚与中青报之间的联系。

欧阳学初不仅不需要以自己的名义开设证券账户或成立公司,而且在他的职业生涯中也非常重要,如桐城控股,深圳天晴投资和财富证券,很难找到他的直接与这些机构的联系。

与欧阳学初相比,徐翔的私募对于操纵中青报显然更为张扬。 2013年第四季度,泽西六期单一基金信托计划和龙新基金第一集体基金信托分别持有1,109,200股和3,184,200股,首次出现在中青报前十大股东中,并分别排名。 8日和4日。截至2014年第一季度末,上述两位股东已从前十大股东名单中消失。

龙新基金第一集体基金信托投资顾问为上海泽西资产管理中心(普通合伙)。中青宝于2014年1月13日开始交易,并于4月14日披露该计划后重新开业。第一季度仅有7个交易日,泽西在这7个交易日完成了撤退。

由于上述操作,钟庆宝成了“徐翔概念股”。与徐翔的“资本市场相比,他也在蓬勃发展,他的死亡很快”。作为第一代博彩公司,欧阳学初似乎活得更久。

据报道,早在2014年初,欧阳学初就中宝的内幕交易案件进行了调查,并被许多消息视为谣言。直到多年后,随着证券及期货事务监察委员会的公告,欧阳学初内幕交易案的许多细节浮出水面。

“湖南第一村”复活

在中青报内幕交易案发生之前,欧阳学楚在资本市场上多年来一直很平静。

行政处罚信息显示,2013年3月6日,新华基金的基金经理何某和研究员陈某珍将欧阳学初带到中青堡进行调查。中青报董事长李庆杰与欧阳学初会面并共进晚餐。

时代周报记者询问了中青报2013年3月6日的投资者关系活动记录。结果发现,当天的研究活动只显示了新华基金陈琳琳,长江证券小乐和国信证券刘明的名字。新华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基金经理何某和研究员陈某琦的名字没有出现。

上海的一位私人基金经理告诉“时代周刊”,一个组织去上市公司调查的情况并不少见。不仅经纪协会经常组织办公室,但有些人由于某种原因未能到现场,甚至委托良好的关系来帮助提问。但是,根据他的经验,一般上市公司不会回答敏感问题。

中青报对新华基金的重视与新华基金本季度大规模收购中青宝有关。时代周刊记者询问新华基金何时基金经理在2013年每季度的持股情况。其中,新华工业周期轮换基金在第一季度进入中青宝,并持有该基金的第二大股票。 258万。占流通A股股份2.92%的股份,排名第五大流通股东。值得注意的是,该基金在2013年第二季度清空了中青宝股票。

在本次调查中,欧阳学初获得了大量关键信息,不仅了解了中青宝投资策略的变化,还了解到中青宝现金超过40亿元。欧阳学初说,经过3月6日的调查,他决定购买中青堡。

相当惊讶的是,李瑞杰和欧阳雪在第一季度经常联系和联系。在2013年5月初的会议上,欧阳学初询问李瑞杰中青报近期的并购情况。在同年6月的会议上,欧阳学初向李瑞杰询问了约4亿元募集资金和2.5亿元企业债券。

欧阳学初也试图影响李瑞杰的决定。 2013年5月14日,欧阳学楚致电李瑞杰发短信。欧阳学初建议李瑞杰“借鉴华谊兄弟收购Blueport Online的经验”。李瑞杰在短信回复中明确表示收购将加快。

2013年4月至7月,欧阳学楚购买了大量的中青宝。然而,这两个人的“蜜月”很快就结束了。李瑞杰在成绩单中说:“深圳证券交易所向我们发送了一份自查交易账户清单。我发现大量湖南账户买了中青宝股票。我很生气,我再也没有联系过他。” p>

为此,欧阳学初在2013年6月25日给李瑞杰的一封私信中说:“据我所知,市场正处于血腥跌落之中。基于上述判断,我决定明天退出并退出。我没有参与其中,成本不高,现在我不会赔钱。“

“说实话,在前一阶段,青宝的市值增长过程中,我还是起了作用。”欧阳学初也在他的私信中暗示他对中青报的股价操纵。

折叠秦岭水泥

在之前的媒体描述中,欧阳学初是资本市场的永久赢家。事实上,欧阳学初的职业生涯已经有些起伏,而他操纵中青宝或他的重要尝试卷土重来。

欧阳学初的母校湖南金融学院与资本市场有很多联系。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前主席肖刚是最后一位高级管理人员。欧阳学初的第一份工作是《湖南日报》记者,但他的职业生涯轨迹最终未能离开证券市场。

欧阳学初被称为“湖南第一村”的原因与秦岭水泥早年的激烈运作有关。欧阳学初在采访中并不自豪地说:“我曾经的市值是证券市场的千分之二。当时,我可以说我有点影响力。”

然而,这千分之二百万的市场价值可能只是纸上谈兵。秦岭水泥是欧阳学初资本运营的重要组成部分。秦岭水泥于1999年12月16日上市。上市后,股价长期以来一直在7元左右。之后欧阳雪进入游戏,在2001年7月秦岭水泥的股价一度狂44.78元。虽然秦岭水泥的股东名单显示股东大多是来自湖南的农民,但业内人士估计欧阳学楚实际控制了90%的流通股。

当时,欧阳学楚开始尝试介入证券公司的运作。 2002年,财富证券成立。据公开资料,湖南省财政厅注资1.95亿元,但实际注资是欧阳学初。欧阳学初这次使用了天晴投资的背心,但他没有出现在天晴投资的股东名单中。

欧阳雪最初进入财富证券也与秦岭水泥有关。当时,有媒体报道天晴投资与财富证券股东达成以下主要协议:天晴投资投资1.95亿元购买湖南信托持有的部分公司股份;湖南信托偿还了湖南省财政厅资金1.95亿元;融资并提供财富证券平台,共同投资秦岭水泥。

天晴投资成为财富证券的第二大股东后,立即控制了公司的财务部门和资产管理部门。财富证券已动员数十亿美元,开设了数千个私募股权账户,并接管了秦岭水泥的筹码。

但是,欧阳学初对秦岭水泥的运营并不成功。据原财富证券高管爆料,后来损失高达7亿元。经过多轮谈判,财富证券在7亿元人民币亏损中损失近2亿元人民币,同样伤痕累累的天晴投资选择悄然退出了财富证券。

事实上,天晴投资的财富证券股权转让尚未获得监管部门的批准。

中青宝董事长未被追究责任

秦岭水泥战役后,欧阳学楚在资本市场消失了多年。直到2010年,在国美的陈与黄之间的纠纷中,欧阳学楚高调出现,并加入了几个买家大量购买国美的股票,并支持黄光裕。

在秦岭水泥之后,欧阳学初在资本市场的记录不明。但值得注意的是,在中青宝内幕交易的情况下,欧阳学初只有100万元的本金。

行政处罚决定显示,经过调查,欧阳学初购买了中青宝的资金,其中部分资金以900万元为本金,1000万元来自财富证券,资金比例为1:1,共计2000万元。从万军的办公室借了400万元;在某一资本的情况下,从某种解决方案的名义借款3000万元;而从文韬借的4000万元,按一定比例的贷款本金比例共计9400万元。

值得注意的是,在900万元的本金中,超过800万元来自欧阳梅梅和欧阳姐妹两房的800多万元抵押贷款。换句话说,其个人筹款仅约100万元,并利用各种杠杆筹集了9400万元。操作方法的根本操作是惊人的。

该规定被没收欧阳学楚非法收入约1.97亿元,并处以约1.97亿元的罚款。

一位资深业内人士告诉时代周刊记者,从欧阳学初内幕交易案中使用杠杆,欧阳学初可能无法支付如此高的罚款。

欧阳学初和他的经纪人为行政处罚辩护。内幕消息的唯一来源是李瑞杰,但李瑞杰并未因泄露内幕消息而被追究责任。

钟庆宝告诉时代周刊记者,这次他没有收到主席的通知,说他受到了行政处罚。关于李瑞杰董事长是否因涉及内幕交易而受到行政处罚,因为时间过长,不清楚2013 - 2014年发生了什么。今年的徐翔案件涉及一些调查和证据收集,但目前尚不清楚董事长是否受到惩罚。

欧阳学初还认为,青宝是根据市场公共信息进行预判,并拥有合法的信息来源。作为一名专业的股东,他对“中青宝”价格上涨的原因和投资逻辑有了清晰的认识和判断;投资“中青堡”的基本过程,其所依据的理由和公开合法的信息来源,作出了合理合理的描述。欧阳学初买了大量的中青宝,两者在中青报发布好消息后均没有偏离正常交易。

此外,欧阳学初认为,检察院认为欧阳学初内幕交易的基本事实无法确定,并作出不起诉的决定。如果行政机关进一步确定欧阳学初有内幕交易行为并给予行政处罚,将导致刑事和行政程序对同一事实的评估发生冲突。

但是,证监会没有采纳欧阳学初及其代理人的论点。中国证监会指出,大部分证券账户属于新开户(共8个账户),开户时间与内幕信息的形成和变化一致。证券借贷,杠杆资本和抵押融资的时间与内幕信息的形成和时间一致。欧阳雪开始购买“中青宝”的时间与内幕信息的形成和变化一致,卖出时间与内幕信息披露时间一致。

在内幕消息公布之前,欧阳雪突然冲进资金,并用多个账户大量购买同一股票。决定是决定性的,购买的意图是显而易见的,交易行为显然是不正常的。

张国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