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海新闻网

在线音乐教育“独角兽” 千亿级市场刮起“陪练模式”新风暴

  第一页第三行,要弹得再弱一点。”“左手琴键稍微近一点,这样声音更深一点。”

  7月11日,钢琴家郎朗现身上海半岛酒店,现场化身指导老师,指导一位小朋友练琴。只不过,这次的指导方式有些特别,不是面对面,而是通过iPad在线指导。原来,郎朗此行,是作为著名头部音乐教育平台VIP陪练“音乐大师”,共同聚焦青少年在线音乐教育。 更让行业人士感兴趣的是,赛道领头羊与钢琴音乐大师的这次强强联手,意味着在线音乐教育这个细分赛道,在经历了“草莽开创期”的披荆斩棘到群雄逐鹿的大混战后,终于迎来了行业独角兽企业的孵化与腾飞。

  众所周知,郎朗幼年就被父母挖掘出钢琴天赋,在“虎爸”的严苛教育下,八九岁开始“北漂求学”,自此开启了专业学琴、练琴的道路,终成享誉国际的钢琴大师。在郎朗的记忆中,练琴是孤独的,漫长的,他甚至笑言:“我从小每天都练琴到10点甚至更晚。我经常吓唬小孩,6岁练6个小时,8岁练8个小时,10岁练10个小时,但是再往下就不行了。”

  弹琴,是源于热爱和天赋,成为钢琴家,却付出了涅重生的代价,但对于郎朗来说,如何让大家更快更好地学习钢琴,是他一直以来的目标,方法有很多种,但在21世纪高科技发展迅速的当下,练琴的环境发生了变化,琴童们完全可以选择一种轻松愉快的练琴模式陪练。

  

  “练琴的时候,如果有人陪一下会容易很多,小时候自己在家练,开始练一会儿还行,之后就找不到方向了,直到爸爸回来听一听,又会有新的想法,音乐跟语言一样,需要交流。” 郎朗说,一次偶然的机会,他接触到了同为琴童的VIP陪练创始人葛佳麒,在亲自体验一番在线陪练后,特别认可在线陪练的模式。“专业老师线上解决琴童日常练琴时的需求,这是对线下主课很好的补充。一个钢琴大师背后,一定是一个团队来支撑的。”葛佳麒认为,三分学七分练,最主要还是在练。VIP陪练还专门对此进行过研究,得出一个行业普遍规律的“一九法则”在音乐领域,只有10%的孩子自身能力非常强,但90%的孩子会碰到很多的问题,需要陪练帮他解决。 在朗朗看来,在线陪练还有助于解决家庭矛盾,因为在练琴过程中,家长和孩子不会直接互怼了。而对于父母应当如何看待孩子练琴,郎朗认为,“我想最好是给孩子最大程度的实际支持,不要在思想上给予太大压力”。 以VIP陪练为代表的在线教育模式,关键词是“快”,对于整个教育产业而言,主旋律则需要“慢”。一方面要借助互联网的“快速、高效和便捷”,另一方面整个行业又要摒弃急功近利的心态,循序渐进,VIP陪练正是融合了“快慢优势”,真正帮助万千青少年,让学琴、练琴更有意义。

  资本青睐:领头素质教育新模式

  随着在线素质教育的刚需化和市场化,2019年以来,VIP陪练单月交易额已近亿元。体量是业内第二至第五名总和的6倍,牢牢占据着市场头把交椅。可以说,在经历残酷的洗牌竞争后,在线音乐赛道的行业独角兽企业已经诞生。“主要靠口碑推荐,目前VIP陪练用户超过80%是口碑推荐,为平台带来超过35%的销售额。” 葛佳麒说,这一教育模式,链接数万优质教师资源和百万琴童,目前从数据上看,得到了多数家长的认可在线学员数量突破100万名,各大音乐院校教师3万多名,每天有500多个城市琴童接受陪练课程,学员每周课程数量达到2.8节。

  站在整个行业趋势上看,资本关注度上,音乐教育也独占鳌头。2007年至2019年4月,共有超过150家素质教育机构获资本投资,其中VIP陪练的模式颇受资本青睐,2018年11月其已完成1.5亿美元的C轮融资,创下国内儿童素质教育行业最高融资纪录,老虎环球基金领投,腾讯、金沙江创投等老股东跟投。迄今,VIP陪练已累计获得17亿元融资。

  

  据了解,VIP陪练提供钢琴、小提琴、手风琴、古筝四种乐器的真人一对一在线陪练服务。用户(琴童)打开VIP陪练的客户端,通过平板电脑的鹰眼摄像头聚焦其手指和琴键,接受教师一对一实时反馈指导,完成授课。“每个月的自然流量占比也超过10%以上,在线音乐教育是一个很主观化的体验过程,如此高的用户转介绍足见该模式的成功。”练琴之外,VIP陪练还试图向大众输出“快乐学琴”的理念,为此,相继打造了《音乐星球》和《天才小琴童》两款节目。前者将音乐知识打散,通过一个个短小的故事说给孩子们听;后者在第一季中邀请了顶级音乐制作人导师李泉、丁薇、惠源,带领从世界各地众多琴童中脱颖而出的30名小学员展开一段难忘的音乐夏令营,第二季则邀请郎朗作为“特约大师”,给予小琴童更多指导,让孩子们真正热爱音乐、热爱钢琴。 在线陪练逐渐火热后,更多玩家入局,不过需要指出的是,目前在线音乐教育仍存在获客成本高、消费与付费分离等痛点,未来这个千亿级市场还将产生如何的财富风暴,值得期待。

达到当天最大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