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海新闻网

他被新四军俘虏后,说我是你们的上司,连陈老总都得听我的

历史旅馆以前曾介绍过中将张惠赞为国民军成员。他被我军俘虏后,本来是要被释放的,但没想到被老百姓杀死了。因此,主席兼行政长官朱多次表示,除非囚犯犯了严重罪行,而且不会轻易杀人,否则他们必须获得优待。

这不是真的。抗日战争期间,另一名国民军将军被俘。他不是被我们的军队杀死的,当时一片哗然。

这位中将名叫韩德勤。

实际上,韩德勤早在1931年就被红军抓获,并在接受教育后被释放。

抗日战争时期,韩德勤任江苏省主席,率领部队在江苏抗日,并做出了一定贡献。然而,当新四军在江苏抗日时,韩德勤开始变得不老实,被蒋介石命令与新四军发生摩擦。

说起来,新四军也救了他的命。日本的伪军大获全胜,迎头痛击韩德勤。正是新四军第三师保护了韩德勤免受敌人的控制。然而,韩德勤以牙还牙,打着收复失地的旗号,大举进攻新四军。

新四军第四师司令彭雪枫对韩德勤的背叛非常愤怒。经军长同意,彭雪枫率领第四师向韩德勤反攻。

1943年3月17日,新四军第四师在泗洪山子头包围了韩德勤部。彭雪枫的对手韩德勤被挤进一个小黑屋里,发了一份求救电报。第二天早上,韩德勤走投无路,投降了。

韩德勤被俘后,仍担任官职,对肚子大的士兵说:“去叫彭雪枫、邓子恢来。我有话要说。”

武士问你是哪种洋葱?韩德勤说:“老子是苏鲁战区副司令、江苏省政府主席韩德勤。连你们的军长都得听我的!”士兵们不理他,把他锁在一个茅草屋里。韩德勤气得没说话。他背对着大门坐着,留下一盏像风一样可怕的小油灯。

彭雪枫听说韩德勤被抓了,所以他赶紧过来看他。他们一见面,韩德勤就喊道:“你为什么开枪打我们?你是中国人吗?我要找到蒋委员长,指控你破坏抗战。”

彭雪枫反驳说:“你还是脸皮厚。你是不是和王仲廉勾结起来攻击新四军第四师?我们不是也是抗日部队吗?你怎么敢开枪打我们?老子还想找蒋介石告你!”

韩德勤被揭穿了,脸红了。你有证据吗?彭雪枫准备好了,把韩德勤先前给蒋介石和王仲廉的电报拍在桌子上说:“你自己看看!”

韩德勤无话可说,无事可做。他声称老子从今天开始绝食,新四军应对这次事故负责。

饿了两天,韩德勤的眼睛都晕了。我再也坚持不住了。彭雪枫也知道,韩德勤不可能死,否则他也说不清楚,于是他就去劝说韩德勤先吃饭,商量一切。

彭雪枫送他上楼,韩德勤一点也不客气。他抓起馒头,塞进嘴里。一碗又一碗的米饭被吃光了。

韩德勤嘴里塞满了食物,他还“善意地”提醒新四军,说以你的力量,你不可能单独打败第六旅。只有第六旅是抗日的铁军.老汉在吹牛。新四军第四师参谋长张震带着韩德勤的副官进来说,仅第六旅就已结束,三个团都被活捉了。

当他被当场击败时,一定有一万匹草泥马在韩德勤的心中咆哮.

韩德勤当场哭了起来,一边哭一边咒骂蒋介石:“老头子从来不相信我,不肯让我抗日,不肯给我工钱和武器。你也知道国民党官员除了吃喝嫖赌什么也做不了。哪个混蛋没有第二任妻子?我是老汉,在我的生命中失去了太多。我只有一个女儿,没有儿子……”

彭雪枫和张震站在一旁看起来很傻:有没有搞错

有了韩德勤的保证,再加上这家伙太能吃了,留他几天,新四军就会被他吃穷,赶紧放人!

至于后来,韩德勤基本上是个地方官员,很少带兵打仗。直到1948年6月,他被蒋介石任命为徐州镇压总部的副指挥官,协助刘智(一位着名的猪将军)与华东野战军作战。可以想象,他根本不是对手!

韩德勤没什么本事,但他活得很长。他于1988年去世,享年96岁。